典藏:提琴姻缘

提琴收藏:慧眼识优
2018年3月20日
斯特拉迪瓦里提琴一席谈
2018年3月21日

典藏:提琴姻缘

音乐会上,伊莎贝尔的小提琴独奏获得了满堂喝彩。当她谢 […]

典藏:提琴姻缘典藏:提琴姻缘

音乐会上,伊莎贝尔的小提琴独奏获得了满堂喝彩。当她谢幕后走下舞台时,她的老师瑟奇先生欣喜若狂地迎上去拥抱她,并且告诉她说:“安德烈亚斯明天要亲自在酒店设宴,庆贺你演出成功。”

伊莎贝尔听了不觉一惊:“安德烈亚斯,就是那个亿万富翁?”

瑟奇先生点点头,说:“对,就是他。有了他的支持,你以后去欧洲接受顶尖音乐家训练就不成问题了。”

“这是真的吗?”当晚,伊莎贝尔激动得一夜没睡。第二天,她如约来到酒店,果真见到了大富翁安德烈亚斯。让伊莎贝尔惊讶的是,这位赫赫有名的大富翁竟是那么年轻,举止是那么稳重,对人又是那么平易可亲。

席间,安德烈亚斯感慨地对伊莎贝尔说:“我今年三十二岁了,参加过很多次音乐会,可像你昨天如此美妙的演奏,我真还是第一次听到。而且,你这么年轻,可你的琴声却像是出自一位饱经风霜的年长者之手,真是不可思议呀!”

伊莎贝尔朝安德烈亚斯微微一笑,解释说:“这可能和我的经历有关吧。我自幼爱好音乐,可父亲却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被拖拉机轧死了,母亲从此就含辛茹苦地带着我生活,直到后来我十岁那年,母亲带着我进城,给我找到了一个教小提琴的老师,他就是音乐学院的瑟奇先生。”

安德烈亚斯听伊莎贝尔说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问:“瑟奇先生是音乐学院里教授小提琴最棒的老师,你跟着他,学费一定非常昂贵,你母亲到哪里去给你筹这笔学费呢?”

伊莎贝尔说:“我当时这样对瑟奇先生说,‘只要您把我教好了,我就能在各种音乐会上获奖,到那时,我就有钱付给您我的学费了。’”

“他同意了?”安德烈亚斯饶有兴趣地追问道。

伊莎贝尔摇摇头,说:“当时他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只是微笑地看着我,什么话也没说。”

安德烈亚斯一听笑了:“这不是明摆着答应了吗?那太好了,你应该对自己的将来充满信心,你一定会成功的。”

可是伊莎贝尔却朝安德烈亚斯连连摆手,说:“和您相比,我差太远了。大家都知道您当初是赤手空拳来到这里的,可现在竟创下如此大的家业,真是太了不起了。”

安德烈亚斯默默地看着伊莎贝尔,沉吟了一会儿,说:“可是你要知道,拥有金钱并不等于拥有一切,金钱和幸福是两码事。”

“您不幸福吗?”

“怎么说呢?至少……今晚我很幸福。”

这天晚上,安德烈亚斯和伊莎贝尔谈了很多,也谈了很久,伊莎贝尔一开始还有些紧张,后来发现安德烈亚斯一点没有大富豪的架子,也就无拘无束起来,两个人相处得非常开心,直到午夜时候才分手。

分手时,安德烈亚斯对伊莎贝尔说:“你好好跟着瑟奇先生学,这一年中我们每月见一次面,谈谈你的学习情况。如果一切顺利,一年后我送你去欧洲深造,一切费用都让我来负责。但有一条,你得为我全心全意地投入。”

如果安德烈亚斯对伊莎贝尔说“你得全心全意投入”,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可他偏偏说的是“为我全心全意投入”,这“为我”两个字,就不能不使伊莎贝尔怦然心跳。回去之后,安德烈亚斯这句话时时响在伊莎贝尔的耳边,安德烈亚斯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说呢?伊莎贝尔朦胧中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三个月之后,这天,安德烈亚斯在乡间别墅举行一个朋友聚会,伊莎贝尔也应邀前来。聚会结束,安德烈亚斯把客人送走后回屋一看,伊莎贝尔还坐在那里。安德烈亚斯注视着伊莎贝尔,轻声问道:“你……为什么没走?”

伊莎贝尔的脸涨得通红,说:“我想……我想单独为你弹一曲。”

安德烈亚斯突然走上去,捧起伊莎贝尔的脸喃喃道:“我爱你,伊莎贝尔,我真的爱你。”他一边说着,一边给了伊莎贝尔一个长长的吻。

这天晚上,伊莎贝尔没有回家。

第二天早上,伊莎贝尔刚刚醒来,安德烈亚斯就拥着她说:“亲爱的,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我结过婚,妻子名叫海伦,不过我们分居已经七年了,就是没办离婚手续……”

伊莎贝尔顿时愣住了,脱口问道:“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办?”

安德烈亚斯说:“唉,怎么说呢!海伦对我说,办不办手续她不在乎。我呢,觉得这样也好,免得那些冲我钱来的女人纠缠。可现在不同了,谁让我遇上你了呢,我得把事情给你说清楚,然后马上去和海伦把离婚手续办了。亲爱的,我要娶你!我一定要娶你!”

看着安德烈亚斯说这番话时那么认真的神态,伊莎贝尔终于点了点头。

可谁知,一个星期过去了,安德烈亚斯那里没有一点动静;两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安德烈亚斯既不给伊莎贝尔电话,也不和她见面。最后一个月都过去了,安德烈亚斯居然托瑟奇先生给伊莎贝尔捎来一句话:“我和海伦已重归于好,你我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要多少钱你开个价,我可以满足。”

对年轻而痴情的伊莎贝尔来说,安德烈亚斯的这个做法简直让她五雷轰顶。而更让她痛苦的是,她发现这时候她已经怀上了安德烈亚斯的孩子。怎么办?伊莎贝尔伤心得终日以泪洗面,幸亏瑟奇先生及时地来安慰她,鼓励她一定要坚强起来,直到孩子生下后,又和她母亲商量,将孩子送别人收养,让伊莎贝尔继续她的小提琴演奏。瑟奇觉得,让伊莎贝尔彻底走出阴影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她钟爱的小提琴演奏事业来鼓励她。

伊莎贝尔生下的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当孩子从她手里被抱走时,她痛苦得简直泣不成声。但她心里很明白,自己必须得这么做,瑟奇先生说得对,自己还年轻,前面的路还很长,绝不能因此而趴下。

时隔不久,在瑟奇先生的帮助下,伊莎贝尔终于得到了一个去欧洲继续深造的机会,并且在四年研修之后学成回国。回来后,伊莎贝尔第一次在家乡举行她的“归乡音乐会”,取得了极大成功,全场掌声如雷。

谁料就在这个时候,瑟奇先生突然告诉伊莎贝尔,她去欧洲研修四年的费用,其实都是安德烈亚斯承担的。瑟奇先生还递给伊莎贝尔一张照片,说:“知道吗?你的女儿现在生活得非常好,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伊莎贝尔接过照片一看,上面是一个小女孩在吹生日蛋糕上的四根蜡烛,她身旁坐着的,竟是安德烈亚斯,伊莎贝尔惊呆了。

伊莎贝尔立刻按瑟奇先生说的,来到了安德烈亚斯的那座乡间别墅。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倒是安德烈亚斯显得有些苍老。

安德烈亚斯见到伊莎贝尔很激动:“啊,终于把你盼来了!”

伊莎贝尔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问他:“我想见见我的女儿,不知道你和海伦是否同意?”

安德烈亚斯听伊莎贝尔这么问,不由叹了口气,说:“海伦她……她三个月前就死了。”

伊莎贝尔愣住了:“她死了?她怎么死了?”

安德烈亚斯说:“当时我去找她谈离婚的事,我以为这只不过就是办一下手续的事情,谁知她突然就不愿意答应了,情绪显得非常激动。然后,我们俩就开始为这个事争吵,吵吵闹闹中,她不小心脚下一滑,从楼梯上摔下来,把腰摔坏了。看着她瘫痪在床的痛苦样子,我心里很内疚,于是就打消了离婚的念头,我决定要照顾她一辈子。”

伊莎贝尔直到这时才明白当时安德烈亚斯迟迟没有动静的原因,不由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那是因为……我想让你彻底忘了我,这样你就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你自己的事业中去。我想……我想,忘了我,也许你会发展得更好。”

可是听着安德烈亚斯这番诉说,伊莎贝尔早已泪流满面,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

安德烈亚斯颤抖着对伊莎贝尔喃喃道:“亲爱的,我们现在重新开始是不是太晚了?”

伊莎贝尔抬起头,一双眼睛深情地看着安德烈亚斯,坚决地摇头,说:“不,亲爱的,一点不晚!”

作者:徳 温;讲述者:吴文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