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学小提琴真的很难嘛?(原创)
2018年2月7日
斯特拉迪瓦里制作出优秀小提琴的秘密在哪里?
2018年2月8日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一个有着上千年历史的白族村落,突然就立在了我的 […]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一个有着上千年历史的白族村落,突然就立在了我的面前,事先没有任何征兆。破碎的石阶延伸向村庄的每一个角落,不时有驮着秋实的骡子在小巷中一左一右地踱着步子,清脆的骡铃声撒落在古老的村庄之中。村庄的某处有音乐声传出,是呼斯楞的歌: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千年诺邓,古韵绵长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天地之间弥漫着诺邓村这个古老村落当年的韵味。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挣钱去了,村中老人、孩子居多,人们安祥平静地生活在其间,并不像城里人那样忙于把老屋翻盖成褪去历史,毫无生气的新屋。而今,在写满祖先故事的老屋里仍然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诺邓村有270多户人家,1200多人,黄、杨姓人居多。村口小河与一箐沟汇合处有一盐井。过桥向西,诺邓的大部分人家就居住在小河西北向阳的坡上,层层叠叠错落有致。沿石阶而上, “四合一天井” 、“四合五天井” 、“三方一照壁” 、“一正一耳房” 、“一颗印”等典型的白族民居随高就低依坡而建,形式各异。桥的东南和河头的缓坡地带是村里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过去的盐务机构和基层政权,现在的村公所、老年协会和村集市都在这里。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村喜欢在那些有故事的老屋旁立一块提示牌,介绍老屋的历史故事。杨庆华家的老屋就是有故事的老屋,他的家在盐局的右边,大门旁立着一个提示牌,上面刻着“四合五天井”几个字,是村中占地面积最大的民宅。

知书识理,遗风犹存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村的小学很是特别,学生们是在村里的玉皇阁古建筑群里借读。一个年级一个班,每个年级的教室是固定的,文庙是一年级,武庙是二年级,玉皇阁里是三年级到六年级。学生从文庙开始上学,然后升到武庙读二年级,三年级后进入玉皇阁各殿上课。

诺邓村的孩子从小在骨子里就渗透着孔子的礼教师训。这种知书达理的遗风现在仍在诺邓村里延续,民风民俗仍十分淳朴。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村教育的渊源当数家学和私塾,儒学的建立也较早,明朝开国之初,洪武十六年,五井提举司就开始在诺邓村设学祀孔,提倡“三更灯火五更鸡” 的习风,随之科第渐开,童生相与入泮。自明末黄文魁首贡并出仕广东提举以后至清末年间,据传村里共出 “ 二进士、五举人、贡爷五十八、秀才五百零”。

玉皇阁古建筑群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世务颇繁,得闲时试领之松风水月;

人生若梦,到醒后须听此暮鼓晨钟;

诺邓玉皇阁古建筑群修建于明嘉靖年间,位于诺邓北山。出北村口沿一条石铺大道逶迤而上,过一棂星门牌坊再上百米林荫夹道石阶至一照壁,便到了这古建筑群。群寺坐北朝南依山而建,一层层往上,一院高于一院,四周山峦叠翠,古木参天。

古建筑群落的建筑风格以道教为主,是融儒释道为一体的建筑群。这里是当年诺邓村各种宗教活动的中心。民国初年,小学设在这里以后,玉皇阁古建筑群又成了诺邓村和附近乡里的文化教育中心。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玉皇阁分前后两院,共十一幢建筑,始建于明嘉靖年间,如今保存尚好的是一三层阁楼。进入殿堂中央翘首上望,由32块彩绘木板按八卦方位拼合,形成穹隆状藻井结构的天花板上绘有青龙、白虎、朱雀等二十八宿图象,彩绘艺术精湛,历经170多年仍光彩夺目。两厢及前屋后来成了学校的教室、宿舍,东厢一楼学校会议室前有一大匾,上书“德智体群”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沿照壁往右走是武庙,建于民国20年(1931年),殿内有关云长头戴金冠赤脸乌须的塑像。文庙紧挨着武庙东侧,是“五井提举司” 于清乾隆九年在诺邓“合井欢欣踊跃,各出私金” 所建,正殿尊放着孔子塑像。每年农历八月二十七诺邓全村的人都要在这里举行隆重的祭孔活动。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三崇寺在村子的西南面,现存有一殿。殿内塑有白族的本主夫妇,三崇夫妇,还有三霄圣母、子孙娘娘、坐奶母娘娘、管海的东海龙王、管土地的土地神、管畜牧业的金大老爷、管财的财神爷和判善恶生死的丈二判官等许多塑像。据说三崇寺里供奉的各路神仙十分“领情”,一般都会有求必应。诺邓村的老百姓习惯到三崇寺去敬神祈福,求子、磕平安头。

千年古盐村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之所以有今天的辉煌和村口的那口盐井息息相关,盐可以说是诺邓的命脉。诺邓井盐因盐质优良,味道纯正而远近闻名,尤其是用其腌制的火腿誉满滇西。盐商情愿加价竞争收购诺邓盐,使得诺邓井盐一度成为滇西茶马古道上流通互市的一种重要商品,甚至形成以盐为主的一条特殊古道:盐马古道。

诺邓村盐井的卤房门向着村西,古老的盐井还在出着卤水,游客可在卤房中隔着围栏参观。过去卤水由官府专管发放,卤房进门的左手边是督卤员发放卤水的窗口,在卤房内还设有供奉龙王的神龛,盐工每天下井汲卤前都要在龙王像前燃上两炷香以求平安。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全村人民靠着这口盐井走上了富足的道路,几百户人家住的基本上都是瓦房。一方经济养一方人,诺邓村的民族文化丰富多彩,尊师重教人才辈出,民风淳朴,堪称文墨之邦,礼乐之乡。

改革开放以后,诺邓村的经济产业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产盐的收入不足其它经济收入的10%。1995年诺邓村的盐井正式停止了生产,各家自用的食盐自己去提几桶卤水自己熬制自给自足。少数离卤房较近的人家利用空暇时长做点筒盐作为旅游商品出售也可添补家用。

一砣火腿走四方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火腿有名与诺邓的优质盐有关,诺邓火腿的历史也与诺邓盐一样悠久。旧时茶马古道上的马锅头和他的那些赶马兄弟们出门前常会在马驮子里放上一砣诺邓火腿。路途中累了,高兴了,伤心了,想家了,想情人了,就切一块诺邓火腿放锅里煮煮,和当地的老百姓就着大碗喝上几口包谷烧酒。喝完对着家乡的大山吼上几嗓子,吼过心里塌实了,睡上个好觉,第二天继续游走四方。大理、丽江、中甸、西藏、腾冲、怒江、缅甸一带,他们走到哪里,诺邓火腿的美味就传到了哪里。

吃诺邓火腿最好亲临现场,人多可以在村口的农家食馆就餐,一、二百人都可以接待。三五好友建议进到村里,象我一样找个客栈悠哉游哉的住着慢慢品尝。诺邓火腿煮吃最香,切一块巴掌见方肥瘦均有的腿子肉放锅里一煮,水开两三分钟满屋飘香,让人垂涎欲滴之时便可捞起切片装盘。另外诺邓火腿还可以炒、蒸、炸、烩,都很美味。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冬至节、杀大猪”是诺邓流传已久的一句民间谚语,说的是这个节气是杀年猪的好时节。猪肥体胖,气温低,诺邓人都在这个时节腌制火腿。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诺邓火腿性温,味甘咸,具有健脾开胃,生津益血,滋肾填精之功效,可用来治疗虚劳怔忡、脾虚少食、久泻久痢、腰腿酸软等症。云南滇西一带常以之煨汤作为产妇或病后开胃增食的食品。又因火腿有加速创口愈合的功能,还可用来作为外科手术后的辅助食品。

诺邓古井皇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我在诺邓住古井客栈,男主人叫黄奇昌,是烤酒专业户,兼营客栈。黄奇昌一家三代六口人合合融融的生活在一院“一颗印”白族建筑里,进门左侧是个二层的小木楼,上层堆放着烤酒用的包谷、大麦,下层存放酒坛,挂着诺邓火腿。进门的右手边是间厨房,全家人及住客的饭菜在这里做。门的正对面上台阶是正堂,像诺邓村其他人家一样堂壁上挂着绣有老寿星和仙桃的挂毯,壁前放着条形贡桌,长年贡品不断。堂屋两侧的厢房及楼上的房间是他们一家人的卧房。大门院外主人家单独建了二间小茅房,还建了一间独立的洗漱间。茅房虽是农村的那种风格,但还算清洁,备有手纸。洗漱间里有面盆、沐浴喷头,能在远离城市的山村里天天洗上热水澡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黄奇昌家将邻居家的一个小院买过来开了个客栈,因旁边有眼古井,就势起名为古井客栈,村中有指示牌指路。客栈和主人家的“一颗印”老屋有一侧门相通,这种布局既给客人提供了相对独立自由的空间,同时又创造了一个能和主人家保持亲密接触的机会,我常去老屋里和黄老先生聊聊诺邓那些古老的故事。

诺邓,茶马千年古盐村

黄奇昌是黄家在诺邓村的第十八代,是个知书达理的人,虽没正二八经的读过几天书,但他的知识却非常了得,出口就能背出玉皇阁孔庙里的那些经典对联,诺邓村的历史也能侃不少,和他聊天可增长不少见识。黄奇昌当过省人大代表,现在是村老年协会的主任,村洞经音乐队的队长兼指挥。老先生每天都会去和村里的洞经音乐队在村口的古戏台上排练洞经音乐,平时基本没有什么观众,忠实的观众就是对面龙王庙里的龙王。传说保佑诺邓盐井的龙王好戏,所以村里一代传一代的保留着一支洞经会,多为知书达理之人士组成,他们自备乐器,知音识乐,吹拉弹唱均发自内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