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不识五线谱的确山农民,却造出了中国80%的中高端小提琴

大提琴和小提琴区别在哪里?学那个难度大?
2017年12月21日
提琴公主张瀛之:执着中寻觅音乐之梦
2017年12月21日

一群不识五线谱的确山农民,却造出了中国80%的中高端小提琴

很多人恐怕不知道,世界上90%的小提琴是在中国生产的 […]

很多人恐怕不知道,世界上90%的小提琴是在中国生产的,而80%以上的中高端提琴都出自驻马店确山一群农民之手。在900公里外的北京马驹桥地区,曾经存在着80多家确山人开办的小提琴厂,从业的确山师傅有2000多名,他们制作的小提琴在中国制琴业垄断半壁。现在,几乎是北京制琴业主力的确山师傅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多销往欧美的确山提琴,年销售额到一两亿人民币。

一群不识五线谱的确山农民,却造出了中国80%的中高端小提琴

王小米 | 文

小延安有了新名片

小提琴闯出大市场

确山县城西 32 公里的竹沟镇是第四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历史上一直是汝、宛之间陆路交通枢纽和商业中心,也是宋代以来是战略交通要道和文化重地。

但竹沟最为闻名的是它的红色基因,这里曾是中原地区的革命摇篮,也是抗战时期的中共河南省委所在地。

素有“小延安”之称的竹沟,先后走出了4位副国级领导,60多位省部级领导,100多位将军,有200多位同志成长为地、市、师级以上领导干部。

现在,竹沟有了另外一项举世闻名的名片——小提琴。于今年6月召开的竹沟特色小镇建设规划汇报会,已经明确将小提琴产业纳入其中。

一群不识五线谱的确山农民,却造出了中国80%的中高端小提琴

在北京通州的马驹桥地区,2000多名确山师傅大部分来自竹沟周边村庄,其中仅王西楼村的就有300多人。

现在已经有不少人返回了故乡,在确山县提琴文化产业园来生产小提琴,并将之销往世界各地。90%的确山小提琴产品是出口的,包括小提琴之乡意大利和美国、德国、意大利、匈牙利等欧美国家,年出口创汇一千多万美元。

一项数据显示,确山提琴占据全国提琴总产量的40%左右,在中高档提琴上更是占据了80%以上的份额。

一群不识五线谱的确山农民,却造出了中国80%的中高端小提琴

以优雅著称的小提琴被称为“乐器皇后”,毫无疑问的西洋乐器,但一群压根不识五线谱的普通农民,是怎么学会这样一门手艺,并把小提琴制作发扬光大的?

老乡带老乡

确山农民撑起北京琴业半边天

这得从900公里外的京城,同样说着确山话的另一群手艺人说起。

八九十年代,为了温饱,确山的农民还是踅摸着外出打打工。那时首都北京提琴企业发展势头正旺,吸引了很多外地打工者和当地农民加入,也催生了更多提琴配套行业。

一群不识五线谱的确山农民,却造出了中国80%的中高端小提琴

这些农民在北京的原国有企业北京乐器厂当学徒,学到了制作小提琴的技术。今年50岁的王金堂就是其中的一员。

老王是确山县竹沟镇王西楼人,改革开放初期就到北京,卖过菜,在饭店、建筑工地干过杂工,后来在一名老乡的介绍下到一家乐器厂打工,从此与造琴结下了不解之缘。

大多数人觉得做小提琴不就是做木匠活嘛,然而手工制作小提琴远没有听起来那么潇洒。

小提琴是艺术品,做琴是体力加脑力的细致活儿,其中曲折精深的知识和多道繁复的工序让农民一筹莫展。

一群不识五线谱的确山农民,却造出了中国80%的中高端小提琴

不了解的外行人可能不知道,小提琴除了难学之外,乐器的制作非常严格,进口木料贵就不说了,木材还要风干几年才能使用,制作误差连0.1毫米都不能有,否则就报废。

每天平均工作13个小时,很多年轻人都会因为太累而放弃,光雕刻一个琴头,不学个一年,是没那个功夫的。王金堂虎口有着厚厚的茧子,是雕刻刀磨出来的。

一群不识五线谱的确山农民,却造出了中国80%的中高端小提琴

慢慢地,做提琴也上了手,老乡带老乡,王金堂陆续带来了很多家乡人在北京做琴,有老乡,同学,亲戚照应着,去北京打工的确山人群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

最多的时候在北京有两千确山制琴师傅。到后来,在北京通州从事小提琴制作的“外地人”,被确山人垄断了。学到技术的确山人大部分在北京办了厂子,开始自己的提琴企业。

1987年到北京打工的李建明,是最早一批在北京办厂的确山人;他的小提琴加工企业规模最大,年产小提琴3万多把,成为制琴行业的代表人物。

如今,在北京的确山制琴人已经成立了80多家制琴工厂,从业人数2000余人。北京业内有名的就是“确山师傅”。他们手工制作的小提琴被称为确山琴。

替换高清大图

就在这样红红火火的时候,一直存在的问题越来越明显,在北京的确山师傅得做出抉择了。

北京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对于在北京办企业的确山人来说,可能今天这块地段还好着,但过个几年又不行了。

聚集在北京通州的琴老板们,不得不面对的就是通州的定位在发生变化,提琴产业面临被淘汰的命运。还有最大的一个问题是,老家里有老人,孩子在北京上学很麻烦。

这个时候,家乡居然出其不意地抛来了橄榄枝。

确山老师儿回家乡

努力打造提琴之乡

2015年确山县专门打造了600亩地提琴产业园,建设了标准化厂房,想要吸引确山的琴师们返乡置业。

一群不识五线谱的确山农民,却造出了中国80%的中高端小提琴

只是,当时工业园还没有个正经面貌,区里的路还都是沟、还都是地,县里召开的现场会,还是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

但县里决心很硬,县领导多次联系王金堂,希望他能把企业迁回确山发展。但回去后企业发展能不能有一个好的环境,王金堂一直很是犹豫。

毕竟家乡是贫困县啊,如果在北京能生活下去,就是充满诱惑力的“城里人”。

架不住故土难离,再加上县里的电话隔三差五地响起来。王金堂也不再犹豫,说搬回来就回来了。在王金堂的带动下,先后有4家回迁企业入驻确山县产业聚集区,就这样,北京的确山琴师们一部分开始回到老家变成了“确山老师儿”。

确山为了更多老乡回来,也是下了不少功夫。

替换高清大图

号称总投资5.6亿元的在建确山县小提琴产业园不仅有车间、办公、宿舍、配套用房,还有文化产业:提琴主体公园、提琴演艺厅、乐器展示大厅、乐器一条街、全国最大的乐器大厦。

确山还与武汉铁路局及阿里巴巴旗下的一达通签订了三方协议,为企业产品漂洋过海搭建平台。返乡企业还搭上了中欧班列(郑州)、郑州航空港等。

这一切都刚刚开始起步,确山县还在慢慢摸索这条路,也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

比如在确山竹沟镇的提琴业,与北京通州的提琴业一样,很多是代加工,这其中有很明显的短板。

一群不识五线谱的确山农民,却造出了中国80%的中高端小提琴

多销往欧美的确山提琴,年销售额到一两亿人民币,这看起来并不是很多,主要是代加工没有自己的品牌,利润率低。

被经销商买走的中高端提琴,一把可以以十倍的价格在国外销售。

一群不识五线谱的确山农民,却造出了中国80%的中高端小提琴

确山县在努力地打造“提琴之乡”,这样看来,有文化产业的地方,也许创造品牌,会更有底气。

在确山的许多“琴二代”现在都开始学习小提琴,这样的文化熏陶下,也许父辈是农民,但以后真的会改变。

2017年十月底,在第四届中原文博会上,驻马店展馆,一曲世界经典之作《梁祝》旋律一出,高雅的小提琴声立刻征服了来参观的人们。

音乐无国界,高雅的艺术跟朴实的农民能以另一种方式融合得这么恰当,世界真的是圆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