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酒窝杯《花乡之声》王剑生小提琴师生音乐会成功举办
2017年11月27日
你见过在小提琴上的绘本吗?美腻了
2017年11月27日

梦回东马道

文|刘雅囡 编辑|清平世界(wxqingping) […]

梦回东马道

文|刘雅囡

编辑|清平世界(wxqingping)

梦回东马道

梦 回 东 马 道

午夜梦回东马道,幽幽绻缱儿女情。

曾经的老济宁,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分别在如今的东门小学、西门大街、北门里小学和南门口即百货大楼附近。那时候天很蓝、水很清,街道很窄,印象中最大的商场就是百货大楼。

今天南门口的位置,曾经有一条看起来只有半截的小街。别看这段小街不起眼,在晚清、民国时期,这里可是济宁城最大、最有名的街—— 南门大街,因为道路相对宽广,能够跑开大的马车,故又称“马道”。时长久了,人们反倒忘记了这条街本来的名字,都称它为“马道”。

建国后,马道被古槐路从中间分开,古槐路以东被称为东马道,以西被称为西马道。马道遗址就是现在从老济宁一中门口到济宁影城的一条小路,穿过古槐路到济宁商厦。

清末民初时,被称为“济宁四大家族”的四家中有三家居住在东马道附近的翰林街、财神庙街,和东马道仅有数步之遥,东马道也是当年济宁城的“金融特区”。东马道路南是老城墙遗址,1958年在遗址上从东向西依次修建了太白楼、百货大楼和电影院。

梦回东马道

遥想当年,东马道上商贾云集,有宫家的蒸包、兰芳斋的点心、红牌坊的百货、老袁家的典当行,加上后来修建的济宁影院、百货大楼,还有用小推车推着卖的热豆腐、挎着竹篮子叫卖的“糖球”、唱着吆喝着的“拉洋片”、地上摆满小人书的摊贩等等,贩夫走卒穿梭在东马道上,有的忙碌,有的悠然,每天在自己的轨道上奔波着。

东马道东边尽头就是济宁一中,每天莘莘学子的朗朗读书声从道路尽头传来……四周人家开始做饭,点燃的炊烟袅袅升起,满满的烟火气息,犹如一幅缓缓打开的济宁东马道版的“清明上河图”。

我外婆家就住在东马道的一个小院里。小院虽没有吕家、孙家、潘家出名,在马道街也是小有名气。因为名冠全城的“花纱布”大公司就在小院旁边。我从懵懂学语时就被大人反复灌诉:我家住在东马道某号,以备哪天迷路时的不时之需。久而久之,重复的次数多了,东马道就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深处。

小时候,外婆家没有自来水,所有的水都是用扁担钩着水桶从西马道挑回。儿时的我跟在大人后面,看看晃晃悠悠的水桶,穿过自认为是人生中最宽阔的大街——古槐路,听着水桶摩擦扁担钩子发出的吱吱声走在马道上。

后来,小院门口修建了一个人工压水井,再也不用穿过马路去挑水了。随着双胞胎两个表弟的出世,印象中的东马道水井旁经常飘着舅父哼唱的歌声,还有他欢快地洗着成堆尿布的身影——那是对迎接新生命的欣喜。

梦回东马道

孙传摄影

东马道外婆的小院,是我童年时的天堂。从学前班到小学,六年的寒暑交替,每天都走在东马道上,闻着宫家蒸包的香味,如果有时长还会钻到百货大楼溜一圈,再瞄一眼济宁一中,来到霍家街小学读书。因为常有乱逛的习惯,没少挨大人的批。

冬日的傍晚,天黑得特别早,幼小的我独自回家感觉又冷又怕,往往会在挎着竹篮子点着蜡烛叫卖“糖球”的小贩手中买一串糖球,细细舔着上面的冰糖,品着酸酸甜甜的味道,跑到东马道的外婆家,在温暖的灯光下等候母亲接我回家。

小院里有一棵枣树,虽然结的枣又小又涩,往往没有几个,但是在炎热夏天,枣树的枝叶會为我遮挡炎炎烈日,送我丝丝清凉。我总是不知疲倦地在枣树下看看蚂蚁、闻闻花香,瞅瞅莫名的虫子,看看蜗牛慢慢往上爬,任岁月在小院中无声地流淌。

仲秋时节,小院无花果树结果了,说来也巧,每年都是只有四个“硕果”。外婆总是把这四个“硕果”上供后再分给我们姐弟四人。我常常不舍得吃,把属于我的果子收藏起来,等到想起来时已“零落成泥碾作尘”了。

梦回东马道

孙伟摄影

“韶华不为少年留”。时光缓缓溜走,我慢慢长大,觉得马道越来越窄,建筑越来越矮,外婆越来越老了。随着城市发展日新月异,沧海终变桑田,那条曾经是老城中最宽阔辉煌的马路已经被新扩建的中央百货所覆盖。

《项脊轩志》中尚有“庭有枇杷树,今已亭亭如盖矣”,可追寻可回味,而曾经的东马道、外婆的小院以及我的童年,都随着城市的扩张翻新一去不复返了。

树已伐,人已去,路已无,只有午夜梦回时的萦绕缱绻。“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梦回东马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