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学习中,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
2017年10月16日
亚洲小提琴王子高参携1617年阿玛蒂小提琴 上演弦上惊情400年
2017年10月17日

梦回伤心,注定无言

醉人的泪,伤心的悲,难忘的曲子,还是那么的追魂,计算着流浪的情份,话一别,心一梦,泪两行,是情,还是伤,容颜依旧,心灵更新,曾经难忘的画面,是什么样的曲子,更改着熟悉的韵意,美丽的夕阳依然垂下,看不到的情感,猜不透的思念,还是一片接一片,渲染太多的清风,一语红颜,打不开心言,一梦长空,碎语难斩冷泪,再读思绪,冷秋千霜,谁识曾面。

今古阳台人生恨,浮名还醒复醉春。

树头流年卧风雨,往事连珠枕前泪。

梦回伤心,注定无言

春风旧人面,一洗泪容心,断情老,心海桥,几人能看到,雪花泪刀几人要,看不到,想不了,思念还是卷风笑,那份姻缘谁明了,怀抱不是等待的需要,情份拉远,缘已无缘,心花碎梦几人晓。

一剑长空,谁人望影,断续无声心泪曲,相思弦上候无期,情长久,梦相守,携手海鸥未相依,南柯一算,思绪万千无影,还生放泪念涯错,不知人望几知别,东风算尽,夜雨布空,话楼别景事断情,挥不真,纳不冷,闲良金科少人见,碎心痕闻多人许。

花前思语人前望,泪回眸,夕阳垂风念两痕,醉离表情深错容,系滴情约,冷错分扬梦,长空再续,夜雨布局,谁人看天下,那得风月,彩虹一线,纵横路里表难约,看词一曲,南岳曾高,思绪万千,无情谁人冷相对,不是离别许无情,短短断点依然旧,看似无常,落墨豪情,无奈写真楼,谁月下斟酌,眼前分期,难忘酒里怀心逢,再约南柯,不悦夕阳事,几人欠分晓。

梦回伤心,注定无言

休泪断年今方浅,多病语乱思娇念,谁人看过芳草情,那地拍岸河上约,熟睡明月,言脆秋色,相思连波情楼,纷纷醉眉间,夜夜珍珠人千里,孤眠滋味,残灯未醉,无计坠叶垂地,风景征浮泪,四面酢酒长烟闭,数声千千结,灯灭芳菲弦,双丝残红折,水慢湘江,迁指断肠恨传,人人朱粉乱山昏,闲话双碟,南北细思,征尘东陌帘珑,数声人初静,弄影伤柳景,一曲无奈风雨醒,新词入夜。

梦回伤心,注定无言

梦回千年

空气中还夹杂着淡淡的艾草清香,思念了几个季节的人却早已走远。是谁的等待穿透漫长的黑夜到达黎明?是谁在风景正好的季节种下那一株执念?是谁在漫天飞雪里一等再等?是谁的油纸伞落满了霜雪。不见故人归,不见锦书来。

誓言成雪

是不是千年的执念,不过是转身的一瞬?转身的一瞬,都化作作潇潇烟雨,掀起朵朵涟漪,最后消失在一池清水里.落花捎去了冬天的思念,暮雪默认了无言的结局。千年一梦不过转身一瞬,誓言成雪落在谁的眉间?清寒入骨,冰冷入心。

相识若梦

犹记昔日,你青衣白扇,佩玉环腰。世人皆说:知音难求,而我恰好遇见你。手中的油纸伞悄然落在了那碧草青青的柳树旁。从此,泼墨赌茶,琴音萦耳,你似一副天然的画卷,纵然千回百转,依然相依,一起种的桃树,枝叶繁茂,如今已开过几个季节,一起看的日落日出,随时光迁移,早已不是当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