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小说人说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小提琴

说完了故事,夏杰也已经返程回到了家中。

“何首乌的故事,还真是奇妙啊。”

“原来说何首乌可以让头发变黑,居然是因为这个故事啊。”

“主要是,这个故事还真的很像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因为何首乌确实能够让头发变黑,使人变得更加年轻。”

“果然,咱们华夏的每一种中药的名字,都大有来头呢,绝非浪得虚名。”

“那是必须的,老祖宗传承下来的东西,都是有底蕴呢!”

……

直播间里的观众,对于何首乌的故事,仍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大家当成故事听一听就好了,咱们目前应该想的,是这个野生何首乌能够长到如此之大,究竟是多少年的。”

夏杰对着屏幕前的观众说道。

提到何首乌的年份,原本沉浸在故事之中的观众们,心情又再一次澎湃了起来。

毕竟,对于何首乌而言,要是挖掘到上百年的,那可真的是运气爆棚了。

“夏老师,我们要怎么鉴别何首乌的年份呢?”

开始有观众对着夏杰询问道。

“这有啥可鉴别的,这么小的何首乌,最多就几十年大小罢了,年代很长远的何首乌,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挖出来的。”

直播间有人抢答道。

夏杰摆摆手道:“关于何首乌的年份,咱们华夏的中药古籍《本草纲目》之中,已经有了很确切的介绍。”

“‘五十年者如拳大,号山奴,服之一年,发髭青黑;一百年者,如碗大,号山哥,服之一年,颜色红悦;一百五十年者,如盆大,号山伯,服之一年,齿落更生;二百年者,如斗栲栳大,号山翁,服之一年,颜如童子,行及奔马;三百年者,如三斗栲栳大,号山精,纯阳之体,久服成地仙也’。”

听了夏杰的这番鉴定何首乌年份的讲述,让屏幕前的观众们耳目一新。

虽说《本草纲目》作为华夏中医药书籍之中的鼻祖,但是对于现在的年轻群体而言,对这本书的了解还是太浅了。

“哇塞,百科杰真是博古通今,即使是古籍之中的知识,此刻也是倒背如流。”

“咱们华夏从古至今真是人才辈出啊,原来在古代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对中药的研究,达到了如此深度了。”

“我是听说过《本草纲目》,但我以为这本书和其他的古籍一样,所留下来的方法在现代已经完全不成立了。可没想到这本书的影响力居然如此之大,直到今天都还能够拿出来使用。”

“我是学中医的,《本草纲目》确实是一本跨时代的伟大书籍。要是没有这本书,咱们中医的发展,也不会这么迅速。”

看到直播间的观众们,以为《本草纲目》说的就是正

翁熄系小说人说在线全文

确的解答,夏杰摆摆手说道:

“不过,《本草纲目》只说了通过大小来鉴别何首乌的年份,然而在一般情况下,江南地区的气候条件比较适应何首乌的生长。”

“这里的雨水、阳光、土壤条件,会让何首乌的生长速度比其他地区快。所以光凭大小判断何首乌的年份,不一定正确。”

“专业的是找专业的人来做。既然鉴别何首乌年份并没有确切的方法,那么咱们只需要找到有足够经验的中药专家,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夏杰对着屏幕前的观众微笑道。

说完,他便拿出手机,给省百草堂药业的周长山拍了一张何首乌的照片,发了过去。

省百草堂药业中。

周长山正在打发时间,最近大家都在忙着筹备春节,愿意进山采集中药的人越来越少了,自己这段时间也是颗粒无收。

忽然,周长山摆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亮起,是夏杰发送过来的图片。

本来脸上毫无精神的周长山,见到这一幕之后,立刻像是打了鸡血似的,连忙查看夏杰发送过来的图片。

“咦,这东西是……”

周长山将手机中的图片放大一些,仔细观察了一阵子,方才确定这是何首乌。

夏杰的家中。

距离夏杰给周长山发送图片,已经过去了一分钟。

正如夏杰所料,电话打了回来,正是周长山。

“夏老师,这宝贵的何首乌,应该是在您的手上吧?”周长山对着夏杰说道,语气十分地恭敬。

“在的,我刚挖出来,上边的土还是新鲜的呢。”夏杰回应道。

“夏老师,您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过去!”

周长山听到宝贝现在就在夏杰的手上,并不在其他人手上,立刻来劲了,兴奋地说道。

自己从事这个行业这么多年,见到有很多人都是手上没有现货,就提前来问价的情况。但是像是夏杰这样,只有自己亲手挖到之后,才通知自己这边的,确实很少见。

说完,周长山便挂断了电话,让赵小亮给自己定了机票,立刻出发H市。

“周老师,什么事情让您这么急啊。”

赵小亮疑惑的询问道:“去H市,难道是找夏老师吗?”

“没错,他刚刚挖出了一个难得一见的何首乌,想让我帮忙看一看。”周长山对着赵小亮回复道。

“我去,居然跳过了我,直接联系周老师。看来之后刷礼物,我得勤奋点儿了。”赵小亮心里暗暗嘀咕着。

……

“这个何首乌究竟是什么年份的,其价值是多少,咱们过个半天时间,就知道了。”夏杰对着观众们说道。

“猎人杰不愧是山村老司机,连宝贝的出手都找好了。”

“卖不卖还不一定呢,杰哥又不缺一个何首乌的钱,以他现在的财力而言,就算这玩意是万年何首乌,也不带虚的。”

“确实,虽说手艺杰平时跟咱们就像是朋友一样,可银行卡上的余额比较起来,咱们就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

“反正等会儿就知道这个何首乌的价值了,我倒是挺好奇,究竟是这个何首乌比较贵,还是杰哥的手工艺品更加贵一些。”

在等待周长山的过程当中,屏幕前的观众们也开始猜测起何首乌的价值来。

对于直播间里的弹幕猜测,夏杰是丝毫不在意。

正如他刚刚说的,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自己既然没有鉴定何首乌年份的经验,那就让省百草堂药业的周长山来鉴定就好了。

说完,夏杰便找来了一张躺椅,开始在院子里晒太阳。

“啧啧,主播的生活,就是我的梦想啊:想不干活就不干活,直接在院子里晒太阳。”

“又有钱,又有时间,究竟还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拦杰哥享受生活的步伐呢?”

“杰哥,在等待对方到了的路上,咱们能直播点儿其他内容么?”有观众开始在弹幕之中询问夏杰。

夏杰笑了笑:“大家就好好陪着我等待中药专家来吧。”

高铁的速度真是快,仅仅过了半天时间,周长山就出现在了这里。

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周长山轻车熟路,找到了夏杰的家。

“夏老板,我到了。”周长山对着院子里的夏杰说道。

“请进。”夏杰回应道。

周长山一进门,就看到夏杰正安逸地倚靠在躺椅上,旁边的小桌子上还摆放着茶杯和茶点,十分自在。

得到夏杰的允诺之后,周长山进了院子。

一进门,背篓之中的“婴儿”立刻吸引住了周长山的注意力。

“夏老板,您这何首乌可不多见啊。人参经常有出现人形的时候,可何首乌出现人形,我可还是第一次见到。”

周长山对着一旁的夏杰说道可眼神已经无法从这个何首乌上边移开视线了。

“周老师啊,你经验丰富,看一看这个何首乌,究竟是什么年份的呗。”夏杰对着周长山说道。

周长山拿起何首乌,又从口袋之中拿出放大镜,对着这一个婴儿形状的何首乌仔细观察,一下子就展现了自己专业的素养。

然而,并没有周长山想象当中的那么顺利。

因为这个婴儿形状的何首乌,是从石头缝隙之中找到的,与往常那些藏在灌木丛里的还不一样,难以判断其生长速度。

见到周长山眉头紧锁,夏杰对其询问道:“怎么了,周老师,不好判断吗?”

“是的,因为这个何首乌的一些生长姿态,不像是其他的何首乌那样。我想请问夏老板一下,这个何首乌您是在哪里发现的?”

周长山对着夏杰询问道,想要了解到更多关于这个何首乌的信息。

“石头缝隙里,之前发现了何首乌的叶子,然后才将地下的果实挖掘出来。我挖的时候很小心,所以能够保证被挖掘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表皮上的破损。”

夏杰简单说明了一下在卧牛山脉采集何首乌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

周长山恍然大悟,对着夏杰回答道:“因为生长环境特殊,所以导致了这个何首乌的年份,并不能够用通常的方法来鉴别。”

夏杰点点头道:“这个我也知道,所以在这样的特殊情况下,怎么鉴别出何首乌的年份呢?你难道也不知道吗?”

身为一个从事中药材鉴定多年的老司机,周长山自然不会翻车,笑着说道:“知道知道,不过要稍等片刻。”

想了想,他对着夏杰继续说道:“现在光是通过观察外表鉴别,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夏老师,我切一点儿根须,看一看何首乌的形成层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你怎么方便怎么来。”夏杰对此到无所谓。

于是,周长山从随身携带的工具包之中,拿出了一把小小的铜刀,切下一截何首乌的根须,随后拿出放大镜,仔细观察起来。

“周老师,怎么判断何首乌的年份呢?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和直播间的观众们一起分享分享。”

夏杰对着周长山说道。

“这倒也没什么也不方便的,何首乌的形成层生长得比较宽,就表示它生长速度快,同样说明它的年份短。反之,形成层越紧,生长速度越慢,年份也就越长,越值钱。”

“不过形成层通常要切割何首乌的主体才能够很清晰地看出来,要是仅仅切割根须的话,还是需要一定的经验,才能够看出来的。”

周长山一边看着切割下来的根须,一边说道。

难怪周长山并不介意分享鉴别何首乌年份的方法。

要是切割何首乌的主体,就算发现所切割的何首乌年份很高,但是表皮和主体已经缺损了,卖价自然也会大打折扣。

但是,有一定鉴别经验,可以通过切割下来的根须观察的话,则是可以很好的避免这个问题。

直播间的观众听到周长山的说法之后,也是一阵唏嘘。

“唉,果然不是每个人都像手艺杰这样,跟我们完完整整地分享制作过程啊。”

“人家也分享鉴别方法给你了呀,只是你没有鉴别经验,难以通过细小的根须来鉴别罢了。平时杰哥也跟我们分享制作过程,但是我想请问,你有杰哥的手吗?”

“这么说起来,确实有几分道理,看来是我想多了。”

“这就是典型的,认为自己脑子已经会了,但是等到真正上手的时候,就废掉了。”

“哈哈,就当是长长见识吧。毕竟咱们也不是专业的人,想要做到,估计没个十年八年的功底,也做不到的。”

屏幕前的观众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直到周长山说出结果之后,大家方才安静下来。

因为周长山所说出来的结果,已经让直播间的所有观众都震惊到说不出话了。

“夏老板……你发财了。这个何首乌因为形状长得过于奇特,虽然形状来说并不算是很大,但是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千年何首乌。”

周长山强行压抑住自己此刻震惊的情绪,可颤抖的语气,还是出卖了他真实的心情。

从开始从事这个行业开始,别说是千年何首乌了,就算是百年的何首乌,都是难得一见的。

毕竟,现在由于科技的发展,何首乌很早以前就开始种植了,大家平时之所以能够见到价格较低的何首乌,也都是种植出来的。

而野生的何首乌,早已经变成了可遇而不可求的稀罕物件。

周长山自己有时候总是在感叹,究竟野生的千年何首乌,自己都这个岁数了,在入土之前究竟能不能亲眼见到。

喜欢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