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商同学送3万元小提琴,女子盛情难却付1万元,回家发现值3百元

同样是拉小提琴,钟汉良阮经天深情,汪峰很沧桑,霍建华惊艳
2017年9月11日
两大美女小提琴家 也许你不知道 但是音乐一响起 你就入迷了
2017年9月11日

富商同学送3万元小提琴,女子盛情难却付1万元,回家发现值3百元

富商同学送3万元小提琴,女子盛情难却付1万元,回家发现值3百元

富商同学送3万元小提琴,女子盛情难却付1万元,回家发现值3百元

最近,梅素芬遇上件难事:她女儿茵茵考上了艺术学校,还没开学,就说要买一把进口小提琴。这些年,梅素芬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一把进口小提琴少则七八千,多则一两万,她一下子还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其实,茵茵已经有一把小提琴,是她姨妈送的。茵茵的姨妈在一家制作小提琴的公司上班,他们生产的小提琴没有商标,属于三无产品,茵茵一直觉得这把小提琴没档次,现在她上了艺术学校,担心同学们看不起,就给妈妈提了这个要求。

梅素芬正在左右为难时,接到了高中同学大虎打来的电话,说老同学“金不换”从美国回来了,想请大家聚一聚。这金不换原名金非桓,是梅素芬高中时的同桌,这人很念旧,也很仗义,同学们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金不换”,意思是说同学间的情谊黄金也不换。大虎还说:“金不换在美国拥有两家公司,资产过亿,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咱们不吃他吃谁?”

梅素芬心里搁着事,不想参加这次活动,就说:“这合适吗?”

大虎哈哈大笑,说:“怎么不合适?都是老同学,别见外。再说,金不换这小子在国外混了几年,钱多得屋子都堆不下,出点钱对他不算啥。他有这份心意,我们也不能太冷淡。”

这一来,梅素芬不好推脱了。

金不换请客的地方是当地最高档的国际大酒店,梅素芬赶到时,同学们差不多都到齐了,金不换把他的宝贝女儿也带来了,一脸自豪地对大家说:“我闺女拉小提琴,在美国也是一流的,拿了一屋子奖……”

梅素芬说:“这儿要是有琴,请你女儿拉一曲多好,太可惜了!”

金不换一听就站起,说:“可惜个啥?小提琴就在车上,我下去拿。”

不一会,金不换就拿着女儿的小提琴上来了,金不换的女儿情面难却,勉强拉了一曲,赢得一片叫好声。

梅素芬跟着同学们喝彩,眼睛却直盯着金不换女儿那把小提琴,金不换见了,就问:“素芬,你有事儿?”

梅素芬尴尬地笑笑,反问:“你女儿用的这把小提琴,是什么牌子?”

金不换说:“伯拉仙奴,国际名牌。”

梅素芬又问:“多少钱一把?”

金不换说:“不贵,才4000美元。你问这个干啥?”

4000美元,将近3万块人民币!梅素芬结结巴巴地说:“没、没什么。随便问问。”

金不换摇摇头,说:“你别瞒我了,我知道你女儿考上了艺术学校,是不是也想给孩子买一把?”

梅素芬没想到金不换居然知道茵茵考上艺术学校的事,心里一阵感动,随口说:“是想买一把,可这琴太贵,我们买不起。”

金不换说:“考上艺术学校多不容易啊!孩子有出息,就该下大力气培养。这把小提琴,我送给她!太好的你一定不好意思收,就送和我闺女一样的,伯拉仙奴!”

同学们一齐叫好:“金不换呀金不换,你对得起我们给你起的外号!”

梅素芬不敢收这么贵重的礼物,连忙站起来,双手直摇:“不行,绝对不行!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要是收下了,还礼也还不起。”

梅素芬这句话把大家都惹笑了,大虎知道梅素芬的性格,绝对不肯轻易接受别人的好处,便问金不换:“你在美国有没有做小提琴生意的朋友?让他给梅素芬打个折。”

金不换拍拍脑袋,说:“我还真有一个做小提琴生意的朋友,只要我向他开口,他最多要个成本价,2000美金铁定拿下。素芬,我打折价买的送给侄女,你不会见怪吧?”

梅素芬说:“如果是2000美金,我们还出得起,不用你破费的。”

这下金不换不高兴了,大着嗓门说:“你怎么能这样?看不起我是不是?我当大伯的送孩子一把小提琴咋啦?再说,2000美金对我不是什么大数目。我看你就别说了,这把小提琴我送定了!”

梅素芬也是倔性子,当即站起来,说:“你要是白送,我肯定不要!”

金不换苦笑着摇摇头,说:“你呀,还是高中读书时那脾气,一点也没变。要不这样吧,你多少给我个面子,让我也表示一下,2000美金咱俩一人一半,各出1000美金,如何?”

大家听着他们唇枪舌剑互不相让,都为金不换的同学情意所感动,纷纷劝说梅素芬:“素芬,金不换这小子拔根汗毛比我们的腰都粗,甭跟他客气,我们替你拿主意了,就按他说的办吧!”

这样一来,梅素芬也不好再坚持,就说:“那好,改天我备好钱,给你送过去。”

过了两天,梅素芬想方设法凑足了15000块钱,给金不换送了过来,金不换一看钱数,立马就发了火,说:“咱不是说好一人一半吗? 1000美金,换成人民币是6500,你拿这么多干啥?”说着,抽出6500块,把剩下的还给了梅素芬,并说一回美国就把小提琴给梅素芬寄过来,梅素芬让他直接寄到女儿学校去。

过了一个多月,这天,梅素芬接到茵茵从学校打来的电话,说美国寄来的小提琴收到了,是伯拉仙奴的,国际名牌,还说这把进口小提琴实在太好了,她喜欢得不得了,一定要好好练琴,将来当一名小提琴演奏家……

梅素芬见女儿这么高兴,心里对老同学金不换充满了感激。

周末,茵茵带着那把伯拉仙奴小提琴兴高采烈地回家了,一到家就把琴拿出来,指指点点不停地说着这把琴的好处,这时,茵茵的姨妈正好过来,她接过琴,将这把琴仔细打量一番,悄悄把梅素芬拉到一边,问:“姐,我不是送了茵茵一把小提琴吗?你怎么又买了一把?”

梅素芬说:“你们公司生产的是没有商标的‘三无产品’,这把可是在美国买的国际名牌。”妹妹连连摇头,说:“你啥眼神啊?把那上面的商标遮住你再看,是不是跟我送的那把一模一样?别看我们公司生产的小提琴没有商标,那是因为我们的产品不是直接在市场销售,而是全部出口,外商从我们公司以300块一把的价格买走,再打上商标就能以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价格卖出。”

梅素芬大吃一惊,问:“你们公司的产品有出口美国的吗?”

茵茵的姨妈说:“有,数量还不小。那个美国老板是个华裔,姓金。对了,我这里还有他的照片呢。”妹妹说着,拿出公司的一本宣传册子,翻出一页,指着上面的一个人,说,“就是他。”

梅素芬一看,照片上的那个金老板,正是自己的老同学金不换。

此后好长一段时长,梅素芬都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因为金不换是同学们给他起的外号,他应该对得起这个外号,不会做这种事……

这天,同学大虎又给梅素芬打来电话,说:“金不换又要回国了,他说要和同学们再聚聚。对了,还有一件特逗的事儿,金不换上次走的时候对我说,上次我们聚会的费用,已经有人替他埋单了,我问他是谁,那小子却死活也不说。”

听了大虎的话,梅素芬满眼是泪,只觉得一把刀子在她心尖上狠狠地捅了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