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两把上好的小提琴,一个浪漫而梦幻的音乐会
2017年9月4日
江南美景——梦回周庄
2017年9月5日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剑川西南方,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并流自然保护区东南部,大理与丽江之间,黑惠江畔的千年古镇————沙溪。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镇子中,寺登街集市,茶马古道鼎盛时的贸易陆路码头。古时,除马匹、茶叶、盐的交易外,曾是僧侣云集佛教传播的重要场所,兴盛千年。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随近代社会,现代农业、商贾,运输,盐业,宗教地域性新格局变迁与发展。沙溪衰落了!

这一沉静,就是半个多世纪。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静下来的沙溪,回归于农业,在传统农耕的单一与平常中生息。

时光荏苒。

沙溪,半个世纪来,在悠久的商业文化底蕴中,又培育出极富地域独特的,安然、柔和、恬静、朴实的农耕气质,吐露出一派,舒缓、和睦、淡定,自在的气息。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当今,困守自缚于钢筋混凝土城市中,焦虑、浮躁、疲惫、困乏、劳力劳心的人,到处寻找自若、清闲、轻松的地方,主观名曰,去休闲去度假去放空去发呆,实则,是侵入是搅扰是占领是剥夺,归根到底是去祸害!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沙溪,浑然天成的气质、气息,恰似一坛陈年的酒,一罐芳香的蜜,一块温润的玉!

眼下,随着各色过客纷至沓来,从此,就不可避免地被惦记被虎视被蚕食。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有着商业基因的沙溪,随时光腾挪辗转,本地的人和去那里的人,主与客,寻求着空间交换与文化交融,人们各谋所需各尽所能各享其乐各得其所。

现代交换,沙溪与其外部,迅速地在互补在同化在对接在同流合污,迫使,古镇从农业向商业、农耕向旅游的变化及复苏。

沙溪闹热了!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慢慢散走,处处打晃,细细端详。

横亘黑惠江上的玉津桥,默默地拱起,连承着田野与街舍的通途,经过街子门,沿一径狭长、蜿蜒的古巷而进,残旧的古铺以现代商服的样式,悄然耸立在巷道两边。现代商业气息扑面而来。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散走在这里,脑海不禁幻现出古时马帮进寨门过巷道的情形。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豹,慢慢将身心在这里沉静下来。.

古巷开放式书屋飘出的木吉他演绎的伦巴慢摇乐音,西餐厨房飘荡的磨豆烧煮咖啡的糊香,与原驻民和五颜六色游荡的美女帅哥穿行的身影交织,滋生出一种潜藏而蓄意已久的遭遇式情绪,仿佛暗示着会和什么人有什么情节要发生似的,却不知何为。

这便是来古镇的又一种所求吗?这里,仿佛能激起一份含混不清的缠绵臆想,似乎能释放出一丝催眠还醒的悱恻迷药,以至于令各色过客舍近求远来到这里!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镇子里可以随便拍照的唯有,台湾周晓芬营造的“58号小院”,她和她的员工都很自然、亲切、随和,不管是否在不在她那里留住或消费,都笑脸相迎热情相接。

其余内地人开的客栈、餐馆、商铺多数不欢迎不入住不消费的客人拍照,由此生意都比不上“58号”,而他们全然不知是胸怀所致。市场行话,这叫不专业。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四方街东面中央位置的古戏台,与其正对面的兴教寺殿宇对望呼应,是集市中的标志性建筑。

相传,每逢佳节,全镇人丁身着盛装,齐聚街中,吹笛弹弦,在戏台上载歌载舞,四方街上人头涌动,兴教寺里善男信女敬拜神佛,一片欢乐吉祥。

而每年最为热闹当数农历“二月八”太子会。据说,沙溪传袭一个规矩,没有到四方街古戏台上演出过,不能称是沙溪人。可见古戏台在当地人们心中的位置。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沙溪古镇,昔日因丧失马、茶、盐,兴旺的商业和佛教传播而衰落,如今迎合城里人崇尚旅游而正在复兴。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当今,中国式商业旅游化模式如同病毒一样,正在这里复制,对这里原有的、真正引人入胜的,令人向往的东西进行着无一例外地无法修复的格式化,

这里,不远的将来一定会是第二个丽江,最终会被,发现它流连它亲近它祸害它的那些人,抛弃!

因为,丽江太闹!太俗!

而,沙溪正在迎头赶上!

沙溪古镇,凝结的茶马记忆!

返乡的青年、中年、企业家,乡村欢迎你们回村,父母亲等待你们回家,“返乡互助” 助你一臂之力。你们回家了,乡村才有希望!敬请关注微信 weimeicountry(唯美乡村)获取最新乡村资讯。专注三农、乡建、乡村旅游与休闲农业等研究与开发者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