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籍小提琴家吕思清:“音乐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

梦回北京!
2017年7月20日
小提琴考级曲目练习的好方法
2017年7月21日

即墨籍小提琴家吕思清:“音乐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

即墨籍小提琴家吕思清:“音乐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

2009年,吕思清回到即墨,为家乡父老乡亲倾情演奏。李崇虎摄

人物名片:

吕思清,祖籍即墨大信镇张戈庄三里村,中国著名小提琴家。4岁学习小提琴,8岁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11岁留学英国梅纽因音乐学校,17岁夺得国际小提琴艺术最高奖———意大利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金奖,成为获此殊荣的东方第一人,被国际权威音乐杂志《The Strad》誉为“难得一见的天才”,也是中国名曲《梁祝》的最佳演绎者。

即墨籍小提琴家吕思清:“音乐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

一头自然的卷发,一副儒雅的笑容,舞台上的他琴技高超,台风潇洒,演奏起来时而沉静如水细腻委婉,时而热情奔放荡气回肠。西方媒体盛赞他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他就是即墨籍著名小提琴家吕思清。

7月16日,吕思清到德馨珑湖小学参观指导学校艺术教育。这是他第二次正式到即墨来,第一次是2009年9月即墨市庆祝撤县建市20周年,邀请他来演出。时隔8年,再次来到即墨,他称即墨是他“正宗的老家”。

少年成名

如果说人间真有“神童”,那么跟莫扎特、达·芬奇一样,吕思清从小就显示了天赋异禀。

2岁半,他哼出了第一支曲子———是哥哥们演奏的《流浪者之歌》。哥哥们拉小提琴,他能准确指出拉错的地方。吃饭时,他把两根筷子十字交叉,一边摆出拉琴的姿势,一边嘴里哼哼。

正式学琴,吕思清4岁。父亲和叔叔是他的启蒙老师。小小的孩子每每带给人们惊喜。上海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的很多老师都听过他拉琴,觉得这孩子是个好苗子,要好好培养。

1977年,吕思清8岁,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他也是迄今为止,该校历史上年龄最小的学生。

提到破格录取就不得不说那段著名的“邓小平钦点”了———当时因为吕思清年龄太小了,不符合入学规定,学校为此争执不下。谁知道那一年,邓小平在会见外宾的时候,骄傲地说:“我们有一个娃娃,七岁就已经会拉很大的曲子了。”

这个娃娃指的就是吕思清。邓小平这句话被登到内参上,音乐学院破格录取了吕思清。

遇见名师

1979年,美籍小提琴大师艾萨克·斯特恩到北京访问演出。从此,越来越多的西方音乐家开始关注中国。斯特恩的中国之行被拍成纪录片《从毛泽东到莫扎特》,向世界展示了刚刚开放的中国和中国年轻音乐家的才华。

中国的音乐之门缓缓打开,中国的音乐家开始走向世界。年幼的吕思清,正好赶上了这个契机。

1980年,吕思清11岁,被小提琴大师耶胡迪·梅纽因选中,到位于英国的梅纽因音乐学校留学。因为学校选拔的是全世界有音乐才华的年轻人,所以也被人称作“梅纽因天才音乐学校”。

学校只有47名学生,吕思清在那里学习了三年。在开放的教学环境中,吕思清系统学习了英国文学、历史、戏剧、美术、地理、自然科学等十几门功课。

梅纽因对吕思清影响至深。他让吕思清见识到了古典音乐文化的丰厚,给了他艺术家思维的训练。

1984年夏天,吕思清被召回国内,回到中央音乐学院,继续跟王振山学习。

王振山曾是匈牙利李斯特音乐学院的高材生,他的教学方式是典型的俄罗斯学派,严格又极有计划。 他看到了吕思清欠缺的东西———演奏技巧。此后几年,吕思清在王振山的指导下苦练琴技,1987年,17岁的他获得了第三十四届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比赛的第一名。在此之前,因为严苛的评选条件,这个第一名的位置已经空缺了12年之久。

19岁,吕思清又去了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师从有“小提琴教母”之称的德罗希·迪蕾。迪蕾的英文“Delay”的中文意思是“延迟、迟到”,人如其名,迪蕾是个爱“de鄄lay”的老师———下午一点的课,她会一直到晚上12点才出现!

但这位散漫的老师却很受学生欢迎。她教起学生来很有一套,她是启发式的:“能不能用你拉小曲子的感觉去拉协奏曲?”

一生中遇到这些名师,吕思清说,这是命运之神对他的眷顾。

演绎《梁祝》

吕思清先后录制过五版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发行量超过百万,在国内外舞台上演奏过近千场,确立了他作为这首中国小提琴协奏曲名作最佳演绎者之一的权威地位。

《梁祝》作者之一作曲家陈钢表示,吕思清的《梁祝》是目前最杰出的,“我曾在美国好莱坞碗型剧场聆听了吕思清演奏的《梁祝》,他用柔情万种的琴声表现了无限的爱,赢得了‘向中国喝彩’的热烈掌声…… 他是真正的‘中国好声音’!”《梁祝》的另一位作者作曲家何占豪曾说:“一个好的演奏家,作者想到的他会想到,作者没有想到的他也会想到……吕思清演奏的《梁祝》想的比我多、比我深刻!我很喜欢!”

2014年10月,在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首次北美巡演前夕,吕思清与吕嘉指挥下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联袂演出的《梁祝》,再次充分显示了他对这首协奏曲近于炉火纯青的把握与表现,就独奏部分达到的技巧之游刃有余、歌唱之优美自然、抒情之真挚深沉、高潮之震撼心魄而言,甚至被乐评家称赞为“一次前所未有的《梁祝》”。而他在北美巡演中的精彩演奏,也让美国和加拿大听众感受到了最美的中国音乐。

吕思清对《梁祝》的高超演绎,既是他艺术造诣的结晶,也来自他对这首作品独到而深情的理解,正如他曾写下的:“我虽偏重对于这个爱情故事中主要角色———祝英台的女性悲剧的阐述和控诉,但在总的诠释上却崇尚一种大气魄、大景观、大视野,以及大力揭示随着时间逝去的生活留给人们的那一块久久难忘的心中块垒,既是一曲对那种时日、那种环境、那些人物的无可奈何的悼歌,又反衬了如今万花筒似的变化多端的生活,祝祷人们珍惜在自由天地翱翔的爱情……”

推广音乐

吕思清热衷于参加公益活动,他把传播和普及古典音乐知识当做自己神圣的职责与使命。数年来,他无怨无悔地担任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推广大使和艺术总监,这是一个费劲又没钱赚的苦差事,但是吕思清乐在其中。这几年,吕思清和他的音乐家团队从大剧院音乐厅走出去,下厂矿、进学校、走社区,表演天地越来越大,用他的话说,“从二环到四环到六环,我们的音乐越走越远”。

在古典音乐推广方面,吕思清堪称一个不折不扣的“劳模”,是一个古典音乐的播种机和布道者。几年下来,吕思清说他最欣慰的事情是大家并不排斥古典音乐,甚至在村里乡亲们听了之后有兴趣而且还激动,这很难得。他清楚地记得,在门头沟斋堂镇的演出,一个小女孩拿着家里桃树上折下的桃花作为礼物送给他,这让他非常开心,这是一种最朴实的感情表达。

当吕思清偶然了解到人工智能、云端大数据分析、机器学习等科技概念,灵光乍现,意识到艺术与科技的碰撞将催生一个巨大的机遇,“思清音乐”就此产生。

“思清音乐专注做一家音乐艺术垂直领域的移动互联网科技公司。我们将采用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模式,未来我们将与国内外众多顶级音乐及教育大师组成核心专家团队,为琴童、家长、音乐教师,以及广大音乐爱好者提供全方位的音乐体验。”吕思清说。

“音乐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东西,我非常有幸能够跟随音乐的指引进入到艺术的殿堂,感受到艺术的美。我也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尤其是更多的孩子学习音乐、学习艺术、认识美。”吕思清说,“中国的下一代应该是拥有艺术修养的一代。音乐教育是提高孩子美学素质最好的方式。当孩子进入音乐世界,他自然会感受到艺术的愉悦,启迪智慧,形成健康的人格。更重要的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任何一门艺术的掌握都需要经过长年累月的刻苦训练,这会帮助孩子培养坚毅的人格,让他们长大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更加成功。”(梁之磊 摄影报道)

对话吕思清

记者:这次回老家有什么感受?对家乡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吕思清:非常高兴回到即墨,这里是我正宗的老家。即墨发展很快,民营经济发达,文化艺术方面也应该跟上。文化艺术是城市发展的重要部分,要把好的文化艺术传承下去,使之更好地发展。

记者:今年,匈牙利布达佩斯国际音乐艺术节落户即墨,借助此次契机,即墨正规划建设欧洲音乐小镇,您对音乐小镇的建设有什么建议?

吕思清:据我了解,全国很多地方都在建音乐小镇。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把高质量、高水准的节目带给广大市民。古典音乐有时候会让人觉着曲高和寡、高高在上,其实不是这样,音乐随时存在于生活当中,所以我们应该利用各种机会、各种平台把音乐传递给更多人,让更多市民从音乐中收获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