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伊斯特拉赫,最伟大的当代小提琴艺术家

莆田中考第一名:爱拉小提琴 好读历史书
2017年7月13日
梦回敦煌
2017年7月14日

奥伊斯特拉赫,最伟大的当代小提琴艺术家

奥伊斯特拉赫,最伟大的当代小提琴艺术家

小提琴大师的青少年时代

《留声机》杂志的编辑曾经做过问卷调查,超过百分之三十的音乐爱好者认为 20 世纪最伟大的小提琴家非奥伊斯特拉赫(David Oistrach)莫属。

Oistrach生于音乐世家,年仅五岁便在敖德萨音乐学院学习,一直到他十八岁。据他回忆说:“我第一次为听众演奏大约在五岁半的时候,那年是1914年,从此之后,我经常和同窗们公开演奏。”

Oistrach的音乐人生十分平坦,在少年时代已经展现出过人的天赋。他回忆说:“我 15 岁举办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音乐会,演奏了巴赫的《A 小调协奏曲》和一个四重奏伴奏,塔蒂尼《魔鬼的颤音》等等,我第一次和乐团合作的音乐会,演奏的是柴科夫斯基。”

十三年后,Oistrach迎来了他的毕业考试,他选择了普罗科菲耶夫的曲目,那一天作曲家本人也来到了现场。1926年,Oistrach离开敖德萨,走上了真正的“事业之路”。

1927 年,Oistrach在基辅和敖德萨演奏了格拉祖诺夫的《A 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指挥正是格拉祖诺夫。“格拉祖诺夫对我很好,给了我很多帮助,我非常喜欢他的协奏曲。”

Oistrach1928年出现在列宁格勒,他说:“我非常清楚的记得那天是 10 月 10 日,乐季刚刚开始,著名的音乐家在列宁格勒处处可见,利盖第、瓦尔特、佩特里、艾伯特·科茨……马尔科当时是乐团的指挥,他邀请我参加这个乐季的第一场音乐会,乐团曾对他的选择表示怀疑,毕竟我是一位来自乡下没有什么名气的年轻人。”

Oistrach首次在音乐节演奏的曲目是柴科夫斯基的协奏曲,他的演奏在当时还并不成熟,却非常受观众欢迎。一个月后,奥伊斯特拉赫受格拉祖诺夫的邀请,演奏他的作品。

Oistrach音乐之路从列宁格勒开始,在莫斯科大获成功。他说:“那是1929年,独奏会在一个小音乐厅举行,许多小提琴家、演奏者和老师都受邀参加,音乐会取得了成功。第二年我在乌克兰小提琴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这成为我音乐事业真正的起点。我开始在俄罗斯各地演出,并于 1933 年受邀前往德国演出,不过由于历史原因,访问被迫取消了。”

奥伊斯特拉赫,最伟大的当代小提琴艺术家

成为真正的大师

1935 年,Oistrach在祖国拿到最佳小提琴奖后,前往波兰华沙参加Wieniawski小提琴大赛。“Wieniawski是首届国际小提琴比赛,我很荣幸的获得了二等奖,之后我又在布鲁塞尔的小提琴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

Oistrach第一次录音在 1930 年,曲目是《卡门幻想曲》。Oistrach直到很多之后仍然认为录音的技术非常棒,清雅流畅,不过因为受限于当年的技术条件,色彩和音色等方面仍然不能令人满意。

通过唱片制作,Oistrach确信他的演奏水平已经日趋成熟,尤其在录制唱片之后,他和很多音乐家们共同演奏了大量的室内乐。他说:“我对舒伯特的八重奏非常着迷。弦乐四重奏基本不会去演奏,因为专业化程度标准很高。”

Oistrach在瑞典录制的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是他在EMI录制的第一首作品。乐队指挥是埃尔林,曲目有《小提琴协奏曲》,Szymanowski的奏鸣曲。1954 年,Oistrach首度前往英国录制了 Khachaturian的协奏曲,指挥也由其本人担任。

Oistrach对录音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他说:“为了录音,我反复练习莫扎特《D 大调第二小提琴协奏曲》,这是一部非常优美的作品。”

奥伊斯特拉赫,最伟大的当代小提琴艺术家

Oistrach与他的知音

Oistrach在接受《留声机》杂志采访时谈到,他刚刚完成Shostakovich《第一小提琴协奏曲》的录音工作,这是他首次尝试立体声技术。Shostakovich的这首协奏曲是为Oistrach祝贺六十岁的生日而作,然而Shostakovich却忘了Oistrach才五十九岁。为了给Oistrach六十岁生日送上一份礼物,Shostakovich另写了一部小提琴奏鸣曲,Oistrach和里赫特一起在伦敦为他的生日奏鸣曲录了音。

众所周知,俄罗斯著名作曲家Prokofiev和Oistrach的友谊非常深厚,Prokofiev经常会听取他的建议,甚至在电话里询问他一些关于乐句的配器是否合适。谈及他们的友谊时,Oistrach说道:“PProkofiev是一个优秀的配器大师,他的协奏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他很勤奋,很专注,有时像孩童一样天真可爱,不过他也很敏感,和他说话必须小心,如果冒犯了他,或者说出一些令他不悦的事,他会用幽默的方式作出反应。”

Oistrach作为一名小提琴演奏艺术大师,知音很多,但其中之最自然是他的小提琴。他说:“我一直有两把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其中之一是我的挚爱,在天气炎热时我会让它多休息;另一把小提琴的音调我很钟意,一旦我拿起它时总会陷入沉思,‘如此出色的一把小提琴,我为什么总会忘记使用它呢?’”

▼奥伊斯特拉赫—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第二乐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