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家长心声分享」我为什么带孩子参加HKIVS暑期大师班?

学习小提琴新课程别走弯路
2017年6月24日
梦回 家乡
2017年6月25日

「小提琴家长心声分享」我为什么带孩子参加HKIVS暑期大师班?

我是中原某省会城市一位小提琴学子的家长,我女儿学习小提琴已经第四个年头了,这几年下来花了很多钱,走了很多冤枉路,目前孩子甚至对小提琴产生了一个厌倦期,至少是个低谷期吧,随着学业的增加,有点要放弃的念头了。但希望她今后能报考音乐学院,毕竟学了这么多年了,我不想孩子半途而废,而且这些年为了陪她学习小提琴,我也辞掉了工作,专心陪她学习。

现在我带她四处求师学艺,我希望我们娘俩能够坚持下去,也希望女儿总有一天能明白我的苦心,即使她无法成为小提琴演奏家,将来甚至可能无法完全以此谋生,但她如果不放弃,并从中得到快乐,我觉得心思就没有白费。

这些年来,多少可爱的小提琴琴童在快乐成长,他们活泼地拉着琴,体验着拉琴带给他们的忧伤和欢乐。他们每个人,以及他们的家长们,都有过喜悦,有过苦恼,更有着音乐带给他们的无比美好的感受与滋养。所以,我想分享下自己的经验,希望能给其他家长带来一些灵感和思路,让我们的孩子重新获得坚持下去的力量。

TIPS—1:兴趣是基础,但要找准!

据说中国当前有1000多万小提琴选手,我认为周围八成以上小提琴学童都是在一种被动的情况下进入小提琴课程学习的,真正有兴趣的并不太多,兴趣能持久下去的更少了。我女儿是8岁时开始学的,说实话真得有点晚了。之前我们让她尝试过钢琴、拉丁舞、跆拳道、轮滑等几种兴趣,都不太能坚持。

我个人认为女孩子这一生至少要有一件拿得出手的乐器。我没辞职前,单位举办年会等活动时,很多同事的小孩上台表演乐器,我特别羡慕。但很可惜也很奇怪我女儿不喜欢钢琴,报了一个体验班,几次下来就不去了。

她与小提琴结缘是有次我带她去商场,有北京过来的一家乐团在搞活动,其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我也不知道她是北京哪个单位还是哪个学校的)长得又漂亮拉得又好听,台风很吸引人,一下就把我们娘俩“攫住”了。我那会儿看我女儿眼里都是放光的。果然,事后她问我,“妈妈我能学习小提琴吗”?

但有了上次学习钢琴的经历,我很认真地跟她谈了谈。我说我们家本身没有很多钱,如果你一旦开始学习,就得坚持下去,至少能学到敢去我们单位年会上拉个独奏(作为妈妈这想法很自私但也有激励效果啊)。但为了保险,我还是先给她报了几节体验课,没想到她还挺喜欢的,后来又在那家商场的培训班里报了半年的课程,她竟然也坚持下来了,培训班老师对她评价也很好。但是这种培训班毕竟只适合入门阶段的学习,后来,我觉得她基本算入门了,应该进行相对专业的学习了,于是在其他妈妈的推荐下,我们开始请私教。刚开始请的是小区妈妈推荐的,态度很好,可以跟孩子玩得很开心。虽然我不懂琴,但我后面还是觉得她水准一般。因为她自己在拉琴时,我觉得就没有感染到我。不过基本功和技术上我感觉女儿学到很多。

我有一个非常朴素的观点,任何一门艺术,都是需要感染人的,音乐尤其不是一门技术,我觉得这位老师本身的艺术气场也并不是很好,但我认为艺术格调很重要。所以开始较为频繁地换老师。

TIPS—2:找到合适老师是关键

从教师到艺术家到大师的转变过程,我觉得很漫长,也是个银两花花往外流的过程,这几年花费很高,几乎到了我们这种普通家庭可承受的极限,但我之所以能坚持下来,有几个原因:我女儿在市里的小提琴比赛中,获得了两个奖项,并且参加了电视台的节目录播。虽然并不是多大的成就,但这鼓励了女儿,其实更鼓励了我。

她11岁时经电视台一位朋友推荐还参演了一部电影,作为一个小琴童有一点戏份。那部电影有位音乐指导,有次意外碰面,跟我闲聊时说了一句,说学小提琴不容易,他女儿也是学小提琴的,那些年他妻子辞掉工作陪女儿到处拜师,后来考上了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现已定居英国。

虽然人家只是轻描淡写,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们为此开了个家庭会议,我跟老公商议要辞职专门陪女儿学琴。虽然现在有种论调说家长不要干涉太多,但对于我来说,我认为我女儿学琴三年已经到了一个提高的新阶段,如果仅仅是跟着家教来学,我们太被动,我们应该主动出击。那时我们刚刚辞掉第四位私教,也是在朋友的介绍下,我们拜访了一位我们当地音乐学院的一位教授,她在我们市经常担任各大电视比赛的评委,但有个问题是,她指导的学生有点多,而且无法上门教课,所以每周有两天,我得带闺女从城东穿越到城西,请教授来指点。

我那会儿意识到,大多数成功琴童的背后都有一个能够全身心付出的家长。家长陪同孩子学琴是十分必要的,虽然我不太懂小提琴,但我们家长有时在理解力上会好于孩子。对于孩子很难接受的东西,家长有时可以较容易理解,比如,在一些姿势纠正时,家长有时可以当一面镜子,在陪练时经常提醒孩子。学习过程中虽然不需要家长亲自拉琴,但家长一定要对孩子所学内容有所掌握。一般情况下,母亲是比较有耐心的,一定要与老师积极配合,使孩子在技术和音乐理解力两方面同步前进,才可能使孩子的小提琴学习最后成功。

跟随那位教授学习的过程中,她推荐我们去参加一些夏令营和大师班。其实有个去英国学习的大师班我觉得特别好,但费用很高,我们这种内地二线城市的收入水平,加上机票和住宿等费用,对我们是很庞大的开支,不好意思说几乎相当于我之前工作一年的全部收入。而且那种夏令营在我看来,主要还是以开阔视野为主,现阶段我更喜欢把所有钱花在刀刃上,还是要聚焦于提高专业水平。

后来教授推荐了我认识了北京的一位知名的小提琴老师,那位老师之前是中央音乐学院的。我带女儿暑假去了参加了一场集训,收费很贵,但女儿觉得收获非常大。另外,我还带女儿去北京音乐厅听了一场国外小提琴演奏。这些新鲜元素对女儿影响很大,比如说,她问我,“妈妈,为什么我发现外国大师的演奏姿势很灵活,而我的老师为什么给我那么多规定呢?”

这就是孩子眼界开阔后、获得更多老师指点后的困惑,但我觉得有困惑是件好事,带着困惑去学习,才能更好地提高。后来我每个月会带女儿去北京那位老师家学习一次,每次都带着各种“问号”和“重点标记的困惑”,以求得到更好指点。但每次女儿回来继续跟随我们市的那位教授学习时,说北京那位老师说什么什么的,那位教授就有点不高兴,但我觉得这是小问题,如果女儿真得喜欢北京这位老师,我决定辞掉那位教授的课,即使以后每周都抽一天坐高铁奔波去北京上课。

TIPS—3:有大师指点,才能攀上更高的起点

大多数小提琴学子家庭是工薪阶层,这样家庭的家长都有一种望子成龙的心态,但同时也有一个很敏感的问题,那就是金钱。说实话,在北京上课的费用太高了,我们跟的这位老师业界有些名气,单课时在1500左右,就是这样还得等时间。可是,既然孩子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觉得只要孩子在专业上能够得到精进,只能咬着牙继续跟进。为了拜访更多高层次的名师,同时也为了节省费用,我也在四处寻找合适的在线小提琴课程。这前段时间刚了解到香港国际网络音乐学院(HKIVS)有大师课,国内外一流名家,费用平均下来才不到200块一节(我当时请当地一位在中央音乐学院上学的本科生假期来教,也需要200块左右),虽然是在线教育,但通过视频直播系统可以创造面对面的交流环境。所以我下一步想尝试这个,也希望有了解的朋友多多提供信息。

虽然我个人很理解“不要乱拜师”的行业忌讳,但我觉得女儿已经学到目前这个阶段,多接触层次更高的大师,接受大师的点拨是非常重要的。我承认自己心态上有点着急,但对孩子教育问题哪位妈妈不着急呢。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尽力打消她的学习负累和心理负担,让她更坦然地接受更多教育名家和小提琴大师的指点。相信孩子有自己的判断力,在学艺的道路上,必须要她们跳出井底之蛙的那口困束她的“井”,她自己的甄别力、鉴别力,包括拉琴风格才能慢慢摸索出来。

在这种考虑下,我给女儿报了七月份在中央音乐学院举行的“大师班”,是由香港国际网络音乐学院主办的,虽然价格对我们普通工薪阶层来说有点高,但我觉得从性价比上来看,能一下与这么国际大师面对面沟通,也是相当值得的。

我们错过了香港国际网络音乐学院(HKIVS)/什洛莫·敏茨(Shlomo Mintz)国际小提琴大赛的初赛报名,所以不想再错过决赛同期举行的大师班。这次主办方总计邀请了二十五位国内外著名音乐家担任总决赛评审团及大师班导师,分别来自中国、美国、意大利、新加坡、以色列等国家。阵容规格之高在国内实属少见。

特邀授课评委及授课专家名单具体包括:世界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和小提琴教育家什洛莫·敏茨,美国蒙特克莱尔州立大学教授迈克尔·路德维希,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大学音乐学院弦乐主任吉哈特·阿斯金,前布宜诺斯艾利斯国际小提琴比赛艺术总监拉斐尔·金托利,哥伦布剧院管弦乐队学会主任加布里埃·奥尔斯瑟,米却肯州交响乐团艺术总监爱德华多·朱柏,中央音乐学院小提琴教授、管弦系副主任童卫东,新加坡国立大学管弦系主任钱舟、东京国立大学东邦音乐学院教授清水崇、星海音乐学院管弦系副教授黄奕、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国小提琴学会副秘书长王泓、中国音乐家协会小提琴学会副会长谢楠、上海市少儿小提琴学会会长周铭恩、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小提琴教研室主任张提等,共25位顶尖级教授,已是目前国内阵容最为豪华的大师班!

比如,敏茨大师,听说平时他一节课下来,要收费合人民币至少三四千块,但关键是我们也拜师无门啊,我们不可能去国外找他上课。女儿看过敏茨大师的视频,她很崇拜他,这次借HKIVS“大师班”的平台能够面对对交流、参与公开课,女儿很兴奋。

这次“大师班”将在中央音乐学院进行封闭式学习,我希望能过这次大师一对一的课程辅导和公开课,能够让女儿在小提琴学习上有一次飞跃。

我一直认为,音乐大师真正提升的是审美层面、思想境界上的内容,而不仅是技巧,学生只有通过与大师的沟通,才能意识到自己身上的灵气、特点有哪些地方是可以与大师“对接”起来、契合起来的,以此慢慢找到自己独有的学习道路。

我希望女儿能够感受到大师身上那种不可言说的气度、气场,我更希望女儿通过这次“大师班”,克服目前相对低谷的状态,与来自全世界的小提琴学子同辈们进行交流,对小提琴学习有个再次激发,再次找到学习灵感。

其实,学琴之路上所谓的“坚持下来”,就是一步步寻找新鲜的刺激源,即使再有才华的孩子,每天只关在家里枯燥地拉上六个小时,任谁都会放弃的。

Play violin,这个play就是玩耍的意思啊。拉琴就是玩琴,“很好听,很好玩呀!”

带着这样的心态,让我们展开快乐的学习之旅吧。

这是一位妈妈的四年陪学心声,愿与所有小提琴学子家长共勉!

(林妈妈,一位小提琴学子的护佑者)

「小提琴家长心声分享」我为什么带孩子参加HKIVS暑期大师班?

香港国际网络音乐学院(HKIVS)/什洛莫·敏茨(Shlomo Mintz)国际小提琴大赛评委、大师班导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