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渭区宣讲团走进故市镇宣讲省第十三次党代会精神
2017年6月9日
梦回托斯卡纳
2017年6月11日

梦回井冈山

梦回井冈山

说到梦回,除了故乡织金,井冈山是唯一一个!

今年5月,得组织关心,我有幸参与“毕节市纪检监察干部党性修养及能力素质强化班”学习。7天的亲密接触,种下了今生的不解之缘。这缘,从现实一直追到梦里,追到记忆的最深处。

梦里,每一次的睹物追思、听解缅怀,触动和感染都润物无声。醒来,湿透衣衫的,总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还记得,上山的道路曲折蜿蜒,车窗外林木苍翠,耳畔红歌环绕。我侧坐在车辆的最尾端,让身体感受前行的不易,用心灵追随满山的白花。

近了,近了,路旁的白花擦车身而过,那是井冈山特有的楸树——在我的家乡,楸树的花白中微带粉色,只有井冈山的才白得如此无暇,白得让人肃然起敬。我想,这是绿色精灵自发为井冈山红军先烈插上的告慰挂青!

如若能再细心一点,不难发现在井冈山所有的缅怀之所,飞过的蝴蝶,也全部都是纯白色的。这,又与遗体出殡前抛洒的纸钱何其相似!要是当年条件允许,哪一位牺牲的红军战士不希望这是马革裹尸还的终点?白色的蝴蝶啊,你定是这遗愿的实现者,无数先烈的双眼,将在你轻轻扇动的翅膀下带笑合上。

此时若有泪水,当带着先烈对美好生活憧憬的余温。至于颜色,一定是鲜红的,和牺牲时流淌的血液一模一样。这颜色染红了旗帜,染红了土壤,染红了林木。于是,在每年的春天,井冈山便开满了鲜红欲滴的杜鹃。

还记得,小井红军烈士墓前,鞠躬、默哀、绕行,心情比解说老师的语调还要沉重。旁边的溪水,无声无息,那鲜红的颜色,流淌了多少个日夜?风吹过松林,我听到了红军伤病员宁死不屈的铿锵之音!模糊的双眼,却清晰的看到了他们对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

烈士墓旁边的小山坡上,松木郁郁葱葱!若不是跟着代班老师,沿河青石小道拾阶而上,谁也不会想到,那里竖着一块不似墓碑的墓碑,长眠着一位伟大的红军战士。她,就是被亲孙子石金龙称作古怪的老太婆的原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曾志同志!

她,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15岁毅然投身革命,是湖南衡阳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唯一女学员;她,参加了湖南暴动,上了井冈山,担任了红四方面军后方总医院党总支书记;她,有一个“为了中国革命的胜利我舍得一切”的信念,牺牲了两位革命伴侣,将三个亲身儿子送人抚养;她,铭记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拒绝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石来发和孙子石金龙“农转非、吃皇粮”的请求;她,没有给子女留下一分钱遗产,所有工资收入一部分交了党费,一部分留作老干部活动经费……

她,就是被亲孙子石金龙称作古怪老太婆的曾志!在不理解的人看来,她对自己的子女是过于严格要求了一些——据石金龙老师讲,他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正因为她的这种严格,才成就了她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之外,崇高且伟大的一生!

梦回井冈山

还记得,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内,76岁高龄的朱德同志拄杖到兰花坪採挖井冈兰的藏图。藏图中,尽管没有配上“井冈山上产幽兰,乔木林中共草蟠。漫道林深知遇少,寻芳万里几回看”的诗句,但朱德同志一生喜爱兰花的情结,早已在“伍若兰”这个名字的背后深情流溢。

是啊!寻芳万里几回看,这得有多深的情结!井冈兰美丽、质朴、坚韧、高洁、芬芳的特质,何尝不是朱德同志的妻子、井冈山“双枪女将”伍若兰同志的化身!

新七溪岭战斗中有她的成绩,黄洋界保卫战中有她洪亮的杀声,井冈行军的路上,更有她把马让给病号和体弱的同志,穿着草鞋同战士一道步行的身影。她是红军军部的宣传干部,更是朱德军长的妻子!她遇事带头干,遇险冲在前!

然而,战争的残酷和敌人的凶狠,无情地夺走了这位年轻女将的生命。那一年,1929年,伍若兰同志年仅23岁!是她,用自己年轻的生命,换来了朱德和毛泽东等军部首长的安全。

雕塑园里,凝眸雕像,我看到了舍小成大、舍身成仁的壮美和“革命一定会成功,你们一定会灭亡”的坚贞。默哀的时候很静,而我,却听得见“如今世道大不公,富的富来穷的穷,富人高楼饮美酒,穷人赤膊喝北风”的歌曲。

1962年3月4日,朱德委员长重上井冈山。临下山时,他什么也不要,只带走一盆井冈兰,是井冈兰!这是一盆永不凋谢的井冈灵兰!她香飘万里,长青万年!

梦回井冈山

还记得……

“爸爸,你在说些什么呢?快起床了!快起床了!再不起床我就要迟到了!”

睁开惺忪的睡眼,我看到戴着红军帽的儿子正在摇晃我的手臂。帽子上闪闪发亮的红五星,让我有些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非梦里。

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坐直了湿透的身体,抚摸着他的头说:“爸爸说的事情你现在还懂不了,但是爸爸可以告诉你,等你再长大一点,刚才我一直念叨的地方,将是我要带你去长知识的第一个省外地方!”

儿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