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故里,一世繁华
2017年5月19日
或许午夜梦回时
2017年5月19日

梦回 原创诗歌

梦回,前章 璧鸳 ·【凡人集】第2篇 · 原创诗歌 […]

梦回,前章 璧鸳 ·【凡人集】第2篇 · 原创诗歌

做一场关于儿时的梦

回到几净的天空下

再贪玩一把

在布满繁星的夜空下

再梦一回

梦回 原创诗歌

织一个梦,把心的缺口补上

织梦

2028年6月21日霾空气质量指数: 286 (重度污染)

今天是全球首个人工氧吧“绿肺”对外开放的第十五天,游客人数突破25万人次。自项目竣工以来,“绿肺”成为全球各大新闻媒体争相报道的头条。各地的游客慕名前来,预售票数也远远超出预期。为了不给生态系统造成压力,基地决定自下一个售票日起,“绿肺”日接待人数不超过5000人。

今日上午,我被邀参加“绿肺”中心观测塔举行的例行记者会。

有人问我:为何会想到设计这样一个有趣的项目,能给我们讲讲吗?

因为一个梦!

“一个梦?谭先生,您确定没有跟我们开玩笑吗?”记着追问道。

不错,是因为一个梦。

看着众人诧异的目光,我不由得转过身去,眺望着脚下这片怡人之境。

“绿肺”是一个直径20公里的圆形建筑,顶部为一个半圆形由纳米纤维制成的巨大穹隆,四周分布着春、夏、秋、冬四个时令,拥有超过一百个景区。超级电脑控制着每个景区的温度和空气成分,并根据预先设定好的程序演绎着风、雨、雪、雷鸣、闪电等数十种自然景象,模拟着日出日落,还能在傍晚和黎明前看到流星雨。

“绿肺”是一个区别于现代文明的独立世界,这里远离尘嚣,不受工业污染,没有汽车和电子设备,人们可以在绿肺中居住3到10日,也可以找回儿时的记忆,那曾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最纯净的却也是现实生活中回不去的天空下。

我就是“绿肺”原型的设计师,而灵感则来自十年前的一场梦。

梦回 原创诗歌

我怀念的,是几净的天空下,和你

梦回

2018年12月2日霾空气质量指数:155(中度污染)

我因污染物造成的过敏性休克而昏迷,起初还能听见妻的呼唤声,渐渐地,那声音越来越远,直到整个世界陷入沉寂,却发现置身于宇宙中。我们在星海中穿梭、畅游,璀璨的星辰像及了迷宫里的LED灯,纵横交错在四周;红矮星在远方爆炸,抛出的碎片和尘埃从眼前掠过;从仙女座脱离的彗星正成片奔向身后的地球;左后方的超大星云像极了手持盾牌的巨人…我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难道我们被不明物体劫持并穿越宇宙?难道闯进了平行世界?又或是…疑惑间,星光忽然黯淡下去,我开始失去知觉。

醒来,在一个温暖的早晨。

阳光从百叶窗的缝隙里照进来,洒在紫色的地毯上。花香也随着风进来,溢满每一个角落。我环顾四周,发现我们躺在梦幻的房间里,躺在一张粉色水晶大床上。妻还未醒来,她的嘴角撅起,脸颊上露出甜甜的笑,大概正做着美梦吧!

这里分明不是平时生活的地方,既陌生又熟悉,却感觉自己就是这里的主人。

我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起床啦,懒虫”

妻睁开惺忪的睡眼,眼神缥缈,似乎还停留在昨夜的梦境里不愿醒来。

我起身走到窗前,怯怯地推开窗,发现我们竟住在石头砌的城堡里。我们的房间在城堡的顶层,对面是一栋碉楼,碉楼的顶部长满青苔。爬山虎从塔底石头的缝隙中爬上来,像极了一道绿色的绒子。旁边的大树上开满花,几只风筝挂在树梢上随着风摇摆。不远处分布着各式各样的房子,有尖顶的,有圆顶的,有的镶满贝壳,有的挂满风铃,墙壁都是彩色的。房子周围环绕着果树,桃花和梨花开了,红白相间,杏花正举着蓓蕾。小孩在草坪上玩耍,一只小狗嗖的飞奔出去,追着主人抛出的皮球。一对情侣躺在毛毯上,女孩时而在男友耳旁呢喃。

蔚蓝的天空中挂着几朵云,空气干净得没有一粒灰尘。我任凭阳光照在脸上,目光掉进深邃的天空里,昨夜的星空还在脑海中浮现。

这不是彩虹村吗?记得我曾在一篇小学作文中写过,我的梦想家园就是这样的村子,我们是一座城堡的主人…

不知道妻何时走近从后面将我抱住。“看什么呢?”“我在看外面”我回答。她踮起脚亲吻我的耳垂,然后像只小猫钻进怀里:“我饿了,咱们去吃早餐吧”。

回到屋内坐下,餐桌上早已放满了食物。“先喝一杯果酒醒醒胃吧”妻将我的酒杯斟满。那是鲜果初榨后经过发酵酿成的酒,晶莹剔透的浆液在蓝色的琉璃杯中蒸腾,果香瞬间溢满整个屋子,还未入口却感觉早已被它俘获。我迫不及待将酒杯放到唇上,抿上一大口。这酒入口绵柔,化作一股透着香的暖流涌进胃里。果香飘入肺腑,透过血液流遍全身,每一处关节瞬间畅快了,每一个细胞都扩张开来。果香从口鼻中喷出,竟再闻不到其它香味。想想先前喝过的最棒的饮品,现在看来都不及它的万分之一。这可是上乘果酒,细细品尝余味,其味甘甜,甜中微酸,酸中略涩。仿佛感受到果子依旧挂在枝头上,正接受着来自大自然的历练;它将阳光的温暖化作甜,将风的爽朗化作酸,将雨的润泽化作涩,三种味道贯通一气,芳香萦绕在唇齿间久久不能散去。酿酒师傅想必定是位顶尖高手,才能将百味中最迷人的味道酿进酒中,又将酒中滋味拿捏得恰到好处。“真好喝”妻欲一干为净,遂又改作小口浅尝,喝完用舌头卷走朱唇上沾染的琼浆,说道:”浪费一丝一毫都是罪过”。看她如此怜惜这美酒,我不由得笑了。“敞开喝吧,喝完我再给你弄几瓶”我笑着说。

走出城堡,只觉自己身处画中。

天明几净,微风习习,莺鸟挈阔,蜜蜂私语。村子里充满祥和之气,路过的人都向我们打招呼,几条小狗也跑到跟前摇尾示好。花窗里的小孩时不时探出头来,我猜他是在想这俩人许久未归,这次回来有没有带什么稀罕的物件儿?

村外的田野里油菜花已开过大半,麦苗撑破冬雪消融后的土地,蚂蚁从巢穴里冒出来。路边长满各种花,有粉红的牡丹,五彩的月季,黄色的夜来香….凤尾蝶在枝头翩翩起舞,像是在诉说破茧前后的故事。

我们在田野间奔跑,嬉闹,却未察觉汗水浸透了衣襟。我们踩着彼此的影子,因为有人说只要踩到影子,对方这一生都离不开自己的视线…

一切是那么祥和,宁静,惬意,没有一丝喧嚣的痕迹。

晚霞初照,夜幕来临。村民在榕树下点燃篝火,老人们在一旁品尝点心,年轻的小伙子和姑娘互挽着胳臂跳着祈祷丰收的舞蹈。妻拉着我站进人群里,跟随着大家的舞步跳起来。欢声,笑语,开怀,往日的烦恼像一只受惊的老鼠藏进洞里,再没有出来。

听村民说东边的桃花开的艳极了,很想去看看。

梦回 原创诗歌

清水湖边,桃花深处,私语时

回归

2018年12月5日霾空气质量指数:155(中度污染)

叠影,是一匹母马,因鬓毛一边是棕色一边呈黑色而得名。吃罢早饭,侍童将它从马棚牵出来。

马儿走到妻身旁低头嘶鸣,看得出在这个世界里,妻是它的主人。

踏着春风,一路驰骋,半响过后,粉色的花海映入眼帘。

桃花果真艳极了,从远处望过去,早已经烂漫成一片汪洋,似乎都开到了天上,好大的桃林!远远的,能闻到花瓣的清香,我不禁多吸了几口。纵着马儿穿过花海,马儿四蹄生风,卷起地上粉嘟嘟的花瓣,一伸手就抓到好几片。

勒马立在花海间,仿佛能听见花盛开的声音。此时此刻,仿佛自己已幻化成桃树,在大地回暖时绽放,欲同万千花蕾争上一争,看看谁的芬芳吸引的蝶儿多一些。这些花就在身边盛开,指尖能感受到它们微弱的扩张,仿佛轻轻吹一口气,那蓓蕾就能打开。

在清浅的岁月里,斟上一杯美酒,与心爱的人在花海中徜徉,我来把琴,她来和,我弹曲子,她起舞,是多么美妙的事。眼前的这一幕景象,在儿时的记忆里见过,长大后却只出现在梦里。

过足花瘾,却许久不忍离去。是啊,怎么忍心离去…

桃林旁边,是桃泽湖。甘甜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湖水在太阳下泛起阵阵磷光。不由分说,下马、脱鞋。我们牵手走进湖水里,一群小鱼儿被惊走,不多时又游过来,游到脚背上,痒痒的…妻调皮地踩在我的脚上,挽着我的脖子,瞪大双眼盯着我,盯得我心如驴儿乱撞,好似有一只毛毛虫窜进心里面,只感觉心痒痒的,恨不得一把将她攥进心里面装起来,省得走丢了。眼里的柔情比这片湖水更柔,比拂面的风更软三分。妻说:“亲爱的,我好想永远生活在这种地方”,我也是!此时只感觉自己的脸庞好似刚喝过烧酒一样热得发烫。

这里,如何能不让人留恋。想想原来的地方,处处充满喧嚣,工业文明肆意毁坏曾经熟悉的一切,到处漂浮着尘埃和化工气体,连呼吸一口干净的空气都是奢望。纵然那里的春风十里,也抵不过此处一隅。

湖水荡起阵阵涟漪,水波一层一层向远方压过去,要是有一条船就完美了。

忽然,一只船从芦苇荡里缓缓地露出头来,既近又远,清晰又朦胧 。不知何时,湖中烟雾笼罩,自己看不见任何东西。世界再一次陷入沉寂,却分明听到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那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

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病房里,原来我已经昏迷了整整三日….

“亲爱的,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妻子喜极而泣,扑到我的怀里,滚烫的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在我的肩上。

仿佛大病初愈,又好似就别重逢,梦里的情景依旧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梦境和现实的反差太大,我竟久久不愿醒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整理好思绪,心中萌生出一个念想。

拿纸和笔过来,我要记一个梦。“什么梦?”妻子诧异地看着我。

一个关于初心的梦….

梦回 原创诗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