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辣文纯h文,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调教系,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2021年1月27日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2021年1月27日

高辣辣文纯h文,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高辣辣文纯h文 第一章

西诺慢吞吞地爬了起来,说:“现在就去吗?我的健身怎么办?”

“把这件事办完了再回来练,反正你也要休息至少6个小时。”

西诺摇了摇头,把自己挪出了健身区。楚君归随手拎起那副杠铃,在手里掂了掂,感觉没什么锻炼效果。他一根根松开手指,直到用一根手指钩住,这才让肌腱和骨骼感觉到了压力,开始适应性地调整和生长。

感受了一会肌体生长的过程,楚君归就丢下了杠铃。

在重负下肌肉虽然在生长,但是是以牺牲敏捷和速度为代价的。也就是说他现在的身体相当完善,已经是目前基因所能达到的极限,想要进一步提升的话就只能更换生化器官了。

他离开了健身区,返回房间,继续研究联邦的资本市场。楚君归现在已经弄清楚了整个资本市场的规则框架和法律体系,同时搞清楚了它的历史沿革,以及一些重大的关键转变环节。有了整体的概念,接下来就是具体的交易规则了。

楚君归在沙发中坐下,开始浏览联邦最大的金融中心的资料,包括有多少个交易所,每个交易所的交易规则,以及当地的一些特殊政策法规等。弄明白了这些,才能说对资本市场有最基本的了解。如果连这些基础规则都没看过,也敢说自己很懂市场,那不是混子就是骗子。

联邦最大的金融中心共有上百个大大小小的交易所,里面几乎可以找到一切商品和服务。光是各类交易规则和专门的法律法规,以及典型案例就有上万页。以楚君归的信息分析和处理速度,也需要10几个小时才能彻底掌握。

不过最难的就是第一次,其它几处金融中心和这里大同小异,到时候楚君归只要查询学习差异部分就可以了。等几大交易中心的资料全部看完,红色海洋就是件小事,花上半小时也就足够了。

无数条文如同流水般流过,楚君归渐渐地对联邦的金融体制有了具体且深入的认识。到了这一步,绝大多数金融领域的专家已经比不上楚君归了,毕竟他们不可能像楚君归这样把每一条规则和法条都详细看下来。这些专家也就是在自己的领域才能说些清晰的观点,一旦进入其它领域,就只能用些模棱两可的话术来过关,说了一堆也不会有真正的结论。通俗点说,就是废话。

就在这时,楚君归接到了一个新的订单。订单要求5艘高速护卫舰,以及全套的配套武器系统、弹药和零部件,最终的落款是一支颇为有名的星盗。这份订单格式严谨,条款齐全,内容清晰,就只有一点不好:这支星盗位列联邦的通缉榜。

除去这一点,这份订单没什么可挑剔的,总计价值10亿,属于相当优质的订单。

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份订单。这份订单同样来自一支星盗,不过要的是两艘驱逐舰。订单总值十多个亿,同样的清晰明了,就只除了一点:楚君归还没有制造通用驱逐舰的能力。

有了这两份订单作为开头,没过多久又来了七八份小订单,这批订单就差得多了,有的只订一艘护卫舰,有的则是订了一堆有的没的,甚至来雇佣战士都放到订单上了。看到雇佣战士,楚君归稍微留意了一下,发现下订单的家伙还真的认真写了一大堆的要求,看上去不像是开玩笑。

几大页的要求汇总到一起,就是战力强,绝对听话,不怕死,能吃苦,不要钱。这种要求只适合机械战士,而真正的机械战士可不便宜。

高辣辣文纯h文 第二章

对于苦海楼船,现在刘奈已经没有太多的期望了,甚至还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冲动。准提也是,连你自己布置下来的人手都推三阻四的,你是不是该自我检讨一下?

嗯,好吧,也不光是他,所有圣人布置的后手似乎都有点反抗情绪。毕竟这是要求门人弟子跟大道作对,想要重新回归就肯定要从合道状态里脱离出来。你若是放弃那圣人的修为也就罢了,你若是不想放弃,那就相当于是薅大道的羊毛,大道不降下一个大雷劈死你才怪。

不过这都是以后需要发愁的问题,有时候做人嘛,开心最重要,及时行乐啊!

半个月后,噼里啪啦的鞭炮将整个皇都的百姓都吵起来了,不过人们早已经有所预料,不光不感到厌烦甚至还拉帮结伙的出来凑热闹。

今天是天下案首刘先生与青颉公主的大婚,对,青颉公主,原来那个封号已经由秦珏下旨废除了。其实就算不废除也没有人敢再叫了,因为读书人的杀气听说都很大。

轰隆隆!

清脆的巨响夹在鞭炮声中传出很远,这不是雷声,因为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渡劫。这是龙运发出的巨吼,那一直慵懒的龙运今天却是兴奋的满天乱窜,甚至在整个皇都范围都洒下金色花瓣雨的异象。

接着是英烈碑,一声声震撼人心的军鼓战吼响起,声震百里的同时也让刘奈有点哭笑不得。

龙运凑热闹也就算了,你们一帮子战魂算是怎么回事?搞得他好像在娶**一样,不吉利啊!

刘奈在这里有点纠结,可皇宫大殿之上一众官员的表情却是有点别扭。

那是大秦皇朝的底牌啊,以前金翅大鹏鸟过来乱杀的时候都没有怎么动,现在可好,一个公主成亲你就这么欢快,可还记得自己是大秦的底牌?

只是现在谁也不傻,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搞小动作。更何况,人家马上就要离开了,等飞升之后,还不是他们想怎样就怎样?

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就先让你们快乐快乐好了!

接新

文学

娘的过程没有太多波折,拦门的也就是幽祁和宫玉乾两个人,前者是皇子但却曾经受了刘奈的恩惠,肯定不会为难。后者也是准驸马,但秦红瑟修复丹田需要用到冰魄珠,也算是承了刘奈的情,自然也不会多事。

就这样,仅仅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迎亲队伍就从皇宫中将青颉抬了出来,嗯,刘奈虽然当时没看到,但他觉得青颉可能比自己都急。

刘奈在皇都是没有府邸的,好在众多大儒出了个主意,就借用朝廷的鸿胪寺布置起来了。

红绸、红灯笼,穿着红衫的侍女,一切都是红红火火的,就连刘老爷的脸颊看起来都是红扑扑的。

似乎花渊方面对于刘奈这一家是真的优待,竟然放刘佳宁回来参加婚礼。至此,刘家一家三口终于再一次齐聚。

刘老爷很沉稳,端坐在大堂之上就等着儿子和儿媳磕头了,佳宁在一边就活泼了不少,跟九遁玄门的一众师姐师妹笑闹成了一团。

婚礼流程很隆重也很简单,在给刘老爷磕过头之后,青颉就进洞房等着了。倒是之后的宴席让刘奈有点应付不来。

说到底,他是不喜欢这种应酬的,尽管这是高兴的事情。好在能够入席的人都背景深厚,大家的礼数都很周全,没有前世那种傻热闹真胡闹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玉盏没来……

当刘奈看到寒酥腰间别着的宝莲灯时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走了,我们短时间内怕是见不到他了。”

一处别院之中,刘奈听着远处依旧热闹的觥筹交错,鼻间偶尔还飘过寒酥的体香。不过此时的他毫无心猿意马,只是在为玉盏的离去感到伤感。

“你竟然没有留下他,让我有些意外。”

“留什么呢,圣人的布置充满了危险,他又不是娘娘当年亲自布下,本就不该承担这些重任。”寒酥伸手抚摸着门廊边的红灯笼,眼神中竟有一些欢喜。

刘奈没有回头自然也没有看到寒酥刹那爆发的情绪与收敛,只是叹道:“如果别人也如你这般好说话就好喽!”他又想起了那个大和尚,尼玛!跑的真快!

寒酥笑了笑,纤细柔美的指尖在宝莲灯上游弋,语气似乎也俏皮了一点,“良辰美景总是短暂的,你可莫要辜负了佳人的期盼。快回吧!”

刘奈顿了一下,转身躬身抱拳一礼,寒酥同时欠身回礼,就像是偶像剧中两个在游园时相遇的公子小姐。可分别之后却没得挂念,有的只是一人芙蓉帐暖,一人笑颜品酒。好像这一次见面什么都改变不了。

若说真有什么改变了,也只是他们都未曾发觉的红线,仍旧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高辣辣文纯h文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