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2021年1月22日
我在健身房被3p了,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2021年1月22日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一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我堵你

无虚老人见得沧海老人嘲讽他,忍不住白了沧海老人一眼,心里暗道:说的倒是轻巧,你们学院个一个没进,在这说风凉话,不过,当下话以出口,自然不好撤回。

“好,那便依谭老弟所言,以一颗驻元丹为赌注!”无虚老人碍于面子问题,再加上沧海老人在旁添油加醋,咬着牙说道。

谭龙智呵呵一笑,便将目光转向了塔中。

沧海老人现在也是作为一名旁观者,在刘玄之败下阵后,其实他本应该带领学员打道回府,但是由于谢满回来与他说道林哲的实力,也是轻易踏入了第九层后,心中便生出了想留下来看戏的念头。

话分两头,萧树此时正在抵御着神元珠的抗力,林哲越接近神元珠,神元珠的抗力便是越强,此时林哲离神元珠仅仅只有三步之遥。

轰!神元珠发出刺眼的光芒,将林哲轰得倒飞而出。

林哲此时咬着牙缓缓起身,沉吟道“这神元珠,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接近得了的。”此时林哲算是对神元珠有了一些大概的认识,眼神平缓的望着神元珠。

站在一旁的辰桐依旧面不改色,但是心中却是暗暗道:我之前仅仅是距离神元珠五步,便是被其轰出,而他竟然能够接近第三步,方才受到神元珠的排斥,不行,我不允许比我还天才的人存在!

辰桐这时朝着林哲说道“神元珠是一种宝物无疑,自然是有它的脾气,宝物皆有灵,肯定有什么特殊的方法能靠近它,才能将它收服。”

林哲听得辰桐所说之话,当下抬头望着辰桐道“噢?你可知道有什么办法能靠近它?”

辰桐忍不住朝着林哲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说道“我要是知道我还不早就将他收服了?”

林哲一听,顿时感觉便是没戏了,不过辰桐再次开口道“不过我倒是有一个不成熟的方法。”

“什么办法?”林哲道。

“就是将自身修为暂时封印,神元珠并非生物,只是一件有灵性的宝物罢了,神元珠之所以能够感觉得到你并且排斥你,就是因为感受到你的气息,而气息的散发,便是你的修为由内而外不自觉的便发出来的,所以,只要你将自身修为暂时封印,神元珠应该不会排斥你,你便能靠近神元珠。”辰桐慢慢的朝着林哲说道。

林哲听完辰桐说罢,眉头微微一皱,心中快速思索。

心中暗暗道:她所说并非没有道理,但是如果真的是那样,她在之前发现神元珠知识为何不动手一试,而是出现在结界出口,然后处心积虑的引我来此处,这女人到底安的什么心。

林哲缓缓将目光转向辰桐,平静地看着她。

“那你为什么之前不试试?而是将我带来?我可不相信你有此等好意。林哲缓缓朝着辰桐道。”

辰桐略微摊了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朝着林哲道“我只是一个想法,试不试随便你。”

林哲看着辰桐,瞧得这女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心中不禁多了一丝惊讶,这女人倒真的是会装。

不过,她所说的办法也不是不可行,心中暗暗决定,大不了提防着点这个女人罢了,宝物在

文学

前,不试一下林哲肯定不甘心。

林哲眼神复杂的看向辰桐,缓缓说道“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否则,就算是拼着同归于尽,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

辰桐表面上露出一副无辜的面容,对着林哲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望着林哲。不过嘴角却是微微上扬,林哲并未发现。

神元珠依旧是金光尽散,整个第九层依然是散发着一股压抑的气息,神元珠还是悬浮在空中。

林哲目光冲着神元珠,傲然而立。

双拳紧握。

林哲深吸一口气,然后再将这一口气徐徐吐出。

双手合十,缓缓放在胸前,手掌白光微微闪烁,林哲慢慢睁开双眸。

林哲已然暂时封印掉了修为,这次,再是朝着神元珠的方向大步而去。

神元珠,哼,说什么也要拿到手。林哲一步一步的朝着神元珠走去,果然,这一次的压力并没有向之前那般强,只是有着一丝轻微的阻力,在挡着林哲前进。

不过这也不足为奇,神元珠既然为一种灵物,自然会有属于其自身的灵性。

就算你暂时封印了修为,它依然会感觉到有人在向它靠近,自然而然便是发出本能的抵抗力。

如若是普通人,早已承受不住压力而爆体而亡。

不过就算林哲封印了修为,但是毕竟还是魂境强者的身体强度,自然便是能坚持住。

林哲此时早已超过了之前的记录,来到了神元珠两步便是能拿到的距离。

顿时,林哲压力倍增。

呼吸变得急促几分,脸上不停地冒出雨水般的汗珠,一滴一滴的往地下滴。

此时林哲的一身白衣早已被汗水打湿,透过一身白衣明显能看到林哲那匀称的身材。

辰桐在一旁依旧是眼神冰冷,面无表情般,平静的就这么望着林哲一步一步的朝着神元珠靠近,不过此时这位冰冷女人内心可就不是如此平静,辰桐心里正所谓是一阵激动。

眼看着林哲就快要拿到神元珠,也不知道她是为了林哲高兴还是其他。

这会林哲仅仅只差一步之遥,便是能将神元珠收之囊中!

身上的汗水早已是如大雨般,快速的滴落,再是迅速的凝结,再滴落。

啊!林哲大喊一声,整个第九层响彻着林哲的声音。

林哲这一步终于是跨出!

神元珠的周围的光芒顿时收敛了几分,林哲内心无比的激动,右手一抓,便是将神元珠紧紧地握在手中。

突然,辰桐猛地朝着林哲方向一闪,瞬间便是到达了林哲的身前。

林哲突然回过神,单手快速抬起,便要将封印解开,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了一步,辰桐作势一掌,轰!狠狠的劈在了林哲的左胸之处。

噗!林哲顿时吐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十几米,最后倒在地上。

林哲眼神冰冷的望着辰桐,沉吟道“早就想到你这女人会偷袭,只不过没想到你没有选择在我抵抗着神元珠抗力时候的时候动手,而是在我等我将神元珠拿到手后才出手,呵呵,真是好算计。”此时林哲躺在地上,脸色苍白。

“呵呵,就算你知道又如何,现在不是也一样被我打败了?”辰桐此时脸上的笑容丝毫不掩饰,朝着林哲嘲讽道。

“你会武技?为何之前装作不会武技让我轻易打败?我想,你是故意将我引来此地的吧。”林哲声音虚弱的朝着辰桐道。

“对,我是故意把你引来的,因为这神元珠是纯阳之物,在它未曾移位之前阴寒之体根本不能靠近它半步,所以你来了,我还得谢谢你,哈哈哈。”辰桐朝着林哲说道。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二章

姜文虚出现在公正天平的旁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

“世间一切,皆应平衡,以此天平,称量天地,保人间安定太平,万物安宁。”

“说得好。”

水浪似的虚影,悬浮在圣殿前台阶上三米处。

姜文虚躬身见礼:“殿主。”

这水浪虚影便是圣殿的殿主。

“今日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殿主淡淡道。

姜文虚说道:“三千银甲卫全军覆没,还望殿主替我做主。”

“此事我已知晓。”殿主丝毫不觉得惊讶,“此前玄甲卫与银甲卫相互残杀,损伤不少。如今又遭圣兽突袭,实属难料。”

姜文虚说道:

“可是,十殿不是早就跟大渊献的那帮畜生达成和平协议了吗?为什么它们还对银甲卫大开杀戒?”

殿主叹息道:

“十万年前,大地裂变,太虚以天启之柱为根基,成天上人,人类也因此和凶兽、异族分割开来。十殿的确和它们达成了协议,但协议终归只是协议,不能约束每一个凶兽。”

“难道三千银甲卫就这么白白死了?”姜文虚不甘心。

“玄甲卫那边,我会亲自与之交涉。未知之地……”圣殿殿主语气一顿,“再等一等吧。”

“等?”

姜文虚不太明白,而是道,“如今失衡现象加剧,十殿越来越不像话,完全不把圣殿放在眼里。再等下去,只怕是要造反!”

这一番话说出来,殿主表情依旧很平静,目不转睛地盯着姜文虚。

“造反?”

姜文虚说道:“玄黓殿的玄甲卫敢对银甲卫出手,下次就敢对圣殿出手。十万年了,圣殿凌驾于十殿之上,统领太虚,谁人敢不服?如今十万年过去,十殿只怕是想要重回上古时期,还望殿主三思。”

殿主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他。

看得姜文虚心头发虚。

又过了一会儿,殿主说道:“四百多年了,上一批太虚种子,至今还下落不明。有人在未知之地获得消息,称其中一颗太虚种子,出现在一位金莲人身上。你可知此事?”

姜文虚摇头坦诚道:“我并不知此事。”

“拥有太虚种子,四百年,理应在九莲世界中崭露头角,失衡加剧,为何九界反而相安无事?”殿主问道。

“若是连殿主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姜文虚说道。

“你们喜欢以化身前往九界,也会不知?”殿主说道。

听到这话,姜文虚连忙解释道:“十殿之中有没有用同样的方法我不知道,我化身于金莲,实属是想要维系平衡,不希望九莲直接打破壁垒。”

殿主点了点头,说道:“那这十颗太虚种子会在何方?”

“这……”

姜文虚思索了下,说道,“可能是躲起来修炼了吧。”

“天大地大,无不在公正天平的称量之中,他们能躲哪里呢?”殿主问。

“或许是像重明山这样的地方?”姜文虚说道。

“也许是吧。”

殿主又叹息了一声,又道,“最近你有听到什么风声吗?“

“什么?”姜文虚一脸疑惑。

“有人说,他回来了。”殿主语出惊人。

姜文虚眉头一皱,严肃道:“是谁在胡说八道!他不可能回来!他已经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说完。

圣殿前安静了好一会儿。

殿主也没说话,就这么负手立在殿前。

姜文虚也站在原地,不愿意离开。

今天他来到这里,就是想要给三千银甲卫讨个公道。

这时,殿主突然开口,莫名地说道:

“蒋动善已死,你应该好好记下这个教训。”

呼。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三章

极冷冰寒的太空,一个巨大的手掌平平伸展而出,星球与之相比如鸡蛋一般的渺小,一棵绿意盎然的桃树,在掌心中伫立。

微微的凝目,小生的手掌心中散发出了神息,如缭绕的氤氲一般,笼罩了整棵桃树。

“生长吧神木之心,焕发出植物原力的无敌神能!”

神奇的桃树,猛然迸发出了一圈绿芒,它开始急速的生长,无数的根系没入另一时空,从那里汲取神异的能量。

钻探而开的时空,纵横交错的裂纹辐射到了宇宙边际,片刻后,桃树神木已经形体无量,婆娑摇曳的枝条,朦胧的绿意光华向着八方穿透而去,顿时染绿大片时空。

“宇宙中第一棵神木,由元主从源界带来,所有植物的成就莫不与之有基因遗传关联,所以它当之无愧是所有植物的始祖神。”

树荫的绿华笼罩远近星系,无数星球的生物抬头仰望,在绿色的光华中虔诚的祈福。

“生命对生物宇宙的奉献,就是延续存在的方式,创造出果实!”

莹彻的光华在桃树干上,如一层层光流一样的荡漾,曼妙的枝条在轻轻的摇晃,蓦然间一轮绿华爆发而出,将整个神木蕴藏在了其中。

无极原本就是荒芜,桃木神树产生于空泛,承受无数苦难,有了穿透今古的生命力量,有力的滋养了其他后来生命的蓬勃。

绿色光轮在缓缓的散尽,化作游离的清丝分布在清凉的时空中,桃树神影再现,一颗巨大的果实在枝叶繁茂中呈现。

“神桃!”伏羲虔诚的拱手,他是人类的始祖神,与植物的始祖神有过密切的交集,知道这神木之心的唯一果实有多神灵仙奇。

暗淡的宇宙,桃树神木是唯一的光亮,千万枝条垂展而下,轻轻触碰在小生的身体之上。

“神桃中有实现终极神寂所必须的养料,将通过桃树枝传递给小生!”伏羲仰视,对着身边的雷震子解释。

轰然震动的奇响,一个个七彩的泡泡在枝条上产生,里面充盈着厚实的奇光能量,源源不断的输入到小生的经络之中。

那是数亿年存储的神秘物质,厚厚的积淀在神木之心内,如今通过复杂的方式唤醒沉睡,实现它存在的另一个伟大的使命。

小生的身体再次成长,不可思议的拓展到了10万光年以上,这是与大时空相匹配的神寂,如今他已是一个超然的能量体,能量的囤积仅次于宇宙!

星球如渺小的砂砾,稳稳屹立的小生远眺宇宙边际,仍见还在与反物质鏖战的所有人,急忙用神息通达八方,发出召回他们的神语传音。

数万生物回返,有神祇、仙怪也有魔王精灵,这是与反物质作战的幸存者,全都集合站立在小生的一个指尖之上。

“小生……”周木兰热泪滚滚,知道这是最后一眼的诀别,任凭如何坚强也无法遏制内心的伤悲。

侵袭而来的反物质,所有恒星、行星以及其他天体都如冰块一样的崩裂溶解,一切文明顷刻间化为乌有,连黑洞都不能幸免。

神寂,小生的所有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在所有的空间中不存,一片片抽泣和痛哭之声,一阵阵悲伤至极的沉默。

小生安详的神态中展示了内心的清净,“百亿年来我们曾在无数次的轮回中相遇,我们曾是兄弟姐妹、朋友同学、父母长辈、每一次都有故事发生,这已经让我满足……”

神桃中的能量已经完全被吸收,桃树神木完全消失,它再次化作一颗种子,等待下一个百亿年之后使命的来临。

大时空的四面八方,滚滚而来的反物质,宇宙已经丧失了过半的空间,恒星的光彩不断地熄灭,终止了热量的辐射,更加冷凄的宇宙无一丝光亮。

“你们的存在是我的责任和使命……”小生辨别着一个又一个熟悉的面孔,而后向着上方飞升而去,再也没有一眼回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