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来自己慢慢摇: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2021年1月22日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2021年1月22日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二章

他们的赌神没有拒绝,他们雀跃激动。

不过半途上,他们的赌神借故如厕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而空荡的赌场内,面无表情的薛怀吩咐罗生:

“连夜通知太一道的周仙师,把这里的情况报告给他,让他速速来此!”

晨光熹微,天空露出鱼肚白,一连下了四五天的大雨。

天气终于放晴,阳光丝丝缕缕地飘落下来。

上清派二弟子陈嘉木身法骤然停顿下来,他的前面是一个被水雾笼盖的湖。

白茫茫的湖面不断向前延伸,消失在水雾之中。

整个湖面异常安静,连一丝丝的波纹都没有,里面仿佛没有生命一般,周围的树林也如同湖面一样安静异常。

陈嘉木把自己的气息笼罩在周围,目光警惕地扫向四周,四周没有人,一直追的那个背影也消失在了水面之中。

他和小师弟昨晚终于找到了小师弟此行的目标焰尾狐。

然而焰尾狐却使用了诡异的身法,化作两道身影向相反的方向逃跑。

这两大身影都蕴含着焰尾狐浓烈的气息,两人根本分不清哪一个是本体,因此只能一人选择一边,分开去追焰尾狐。

两道身影中只会有一道是焰尾狐的本体,陈嘉木追到这个湖前面的时候,焰尾狐的身影便鬼魅般地消失在了水面之上。

难道是利用水遁逃脱了……陈嘉木神情疑惑,在自己的气息探测无果之后,谨慎地走向了湖面。

湖水清澈,但是看不到底,也感觉不到任何水中的生命,使得陈嘉木对这个湖愈发警惕起来。

一般来说,森然之中物种繁杂,像这么大的天然湖泊根本不可能会没生命存在。

陈嘉木把气息弥漫在自己周身,踏上平静的湖面上,湖面终于泛起了一丝丝涟漪。

谨慎试探后,陈嘉木确定没有危险,然后直接向湖面中心走去。

整个湖面氤氲在雾气之下,越到湖面深处,雾气越是浓厚。

头顶上的阳光也变成了昏黄的光晕,气息不断地扫描周围,但周围依旧没有出现焰尾狐的身影。

藏在水下了?陈嘉木皱起了眉头,体内法力流转,身体慢慢变的透明。

融合境的高手可以身体自然化,融入周围的幻境之中,他的身体虚化成液体,瞬间融入湖水之中。

转眼间陈嘉木便和湖水融为一体,融入湖水之后的他,触感瞬间敏锐起来。

接受这湖水中的细微波动,掉入湖面的水滴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陈嘉木有一丝愕然,整个湖中确实如他之前所预想的那种,没有任何的生命。

他感受不到任何鱼类的穿在,也没有任何的生物在水体里面穿梭,甚至就连湖水本身的波动也不大。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陈嘉木涌起巨大的疑惑,在完全感受不到水中的任何东西之后。

他从湖水中跃上了水面,液体形体的他逐渐凝成实体,站立在水面之上。

一瞬间,他便紧张起来,此时此刻,整个湖面都被浓厚的水雾包围,周围白茫茫一片。

视线仅限于身周一尺之内,头顶已经看不到昏黄的光芒。

陈嘉木心里一沉,强大的气息倾泻出去,想把这些水雾驱散。

然而他的气息却穿过周围的水雾,根本就控制不了水雾。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三章

“你干什么去!”

在洞穴的深处,潘璇站在门口,冷眼对着面前的人影说道。

“我已经觉察到对方的气息,这一次我必然不能放过对方。”黑影蹙着起眉头对着潘璇说道。

“你开什么玩笑,不说对方让我们看守这里,这里对于他们非常重要,是他们最后的后路,你这样贸然出去,万一出事,你负责?”潘璇寸步不让地说道。

“不是有你们吗?少我一个又如何,说不定我出去帮助他们,还能给他们带来转机,更是给我们带来好处,我知道你是负责这里,但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事情的转变不是靠着死守,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出去。”黑影瞪着眼睛说道。

“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潘璇听完对方说完,同样干脆利索的拒绝,就是站在门口的位置,一副有本事你动手的样子。

黑影当然不敢动手,这一动手性质就变了,只能粗着气看着潘璇,心中更是要气炸了,眼看着让自己颜面大扫的敌人在外面,可是自己却躲在这里。

“好吧,希望你的决定不要后悔。”突然之间黑影直接扭头,朝着后面

文学

走去,同时语气不善地说道。

“我不会后悔,有什么事情我担着。”潘璇直接说到,看到对方回去,也是松了一口气。

“都是自己人,何必呢?”余少在旁边也是同样松了一口气。

“自从上次事情发生之后,你的脾气倒是好了不少,现在更是帮助外人说话。”黑影看到余少如此说,也是有些不满地说道。

不过他顶多这样说说,抱怨的话,他还是不敢,毕竟身份地位在哪里,和潘璇这种完全不是一个地位。

“哎,说来话长,总要有些…嗯?人呢?”余少唏嘘一声,想起之前的事情,不禁摇摇头说道,可是一转眼却发现黑影不在了,惊讶道。

“糟糕,对方偷偷出去了。”潘璇也扭头看着身后的黑影,此时化为一团黑雾消失在空中,知道对方竟然在自己回头看余少的时候,竟然偷偷溜走。

“我们赶紧追去,他要对付古公子。”一直在旁边的紫衣坐不住了,急忙说到,却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你叫他什么?”那余少显示一震惊,然后猛然扭头看往紫衣。

他当然古争的身份,可是她不是紫衣的朋友吗?怎么会和对方那么熟悉,看那焦急的样子,显然并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对方在后来救我一命,要不然我就死了,所以我才把她带在一起。”这其中的事情,潘璇显然不想告诉对方,只是淡淡地解释一下。

“哦,原来这样。”余少显然不信,可是想要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潘璇能把敌人给收留在旁边,显然似乎救命之情也说得通,但是他心里总觉得还有更深处的原因。

“先不说这个了,余少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把对方带回来。”没等余少开口,潘璇带着紫衣急匆匆地出去,眨眼间就剩下余少一个人了。

“不行,我答应过老祖,一定要好好保护潘小姐。”余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渡着步伐走来走去,似乎在思索什么,忽然想起自己来时老祖的分身特意找到自己,自言自语道。

说完,余少的身影径直飞去房间,不过他在临走之时,也在门口下了一道防御,至少普通的人无法打破,就是来强大的敌人,自己这边也好知道。

“嘿嘿,我还以为要费些功夫,现在好了,那家伙的人情我已经还了,该是我跟你们算账的时候。”

一个灰色影子从外面飘然而近,外面的护罩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站在中间看着地面的花纹,嘿嘿地说道。

灰影在周围布置一些手脚之后,整个身子化为一缕辉光没入下面的阵纹当中,很快随着下面黑光一闪,他成功回到了下面。

而外面在他彻底离开后,周围关键的地方纷纷暴起一团团细小的金光,周围所有的关键点彻底被破坏,用句话说,没有修复之前,这个地方彻底不能用了。

可是,能够修复的材料已经几乎用尽,也是杜绝任何人从这里回去。

…….

“糟糕,妖帅大人,我感觉力量已经衰减到非常严重的程度。”

在古争那边,还在僵持当中,和修为对战的妖魂,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细细一查看,这才发现严重的问题。

要知道他们有玉玺的力量才能和对方想抗,本身的修为根本还没有来到。

“就是现在!”

修为一听,立马大喝道,挺行他们立马开始行动,同时手中一张,无数的绿光在旁边急速聚集起来,化为一个几十张的巨大手掌,朝着对方迅速抓去。

在他行动的同时,其他人也纷纷爆发,拿出自己的压箱底功夫,朝着妖魂发起猛烈的进攻。

混沌妖在上面听到自己人的惊喊,在看到对方的突然暴起,瞬间细细检查起来,要是有鼻子立马就气歪了。

这才发觉其中的猫腻,怪不得感觉下面的扩张速度变慢了许多,这个时候按照自己的估计,已经打通现在,可是现在还差一线,原来是对方在眼皮子底下,掠夺自己玉玺的力量,真是万万没有想到。

古争在谢为爆喝的同时,下面的灵卫也突然爆发,突然地爆发把对方杀个通穿,瞬间就清剿一空,而古争急速朝着空中的混沌妖冲去,还在半空当中,一挥手,巨大的金色剑气横空而出,先行朝着混沌妖斩去。

混沌妖恨得牙痒痒,拖着身形下降当黑色大阵当中,让它来帮自己抵挡对方的攻击。

自己如果要和对方硬拼的话,决然不是古争的对手,自己的特殊形态当然明白,顶多欺负欺负小朋友

文学

罢了。

古争看着金光在大阵中,虽然斩出一道巨大的通道,可是还没有冲到混沌妖的地方,就被无穷无尽的黑雾给消耗完毕。

古争冷哼一声,身形没有丝毫停留,之间冲入进去,朝着混沌妖的方向前进。

而下面灵卫再次和出来的妖魂战斗在一起,不过妖魂出现的速度明显减缓许多,而对方似乎只能在这里出现,竟然一出来就很快被灵卫斩杀,几乎没有多大作用。

此时最初发现不对劲的妖魂,正在空中躲避那双巨大的绿手,原本他的位置离黑色大阵非常近,可是刚刚想逃入进去,却被另外一个给堵住,身影硬生生被逼往一侧。

看着头顶的绿爪,他眼中红光一闪,看着在侧面围堵的敌人,竟然不退反进,冲着绿掌飞速前进。

在侧面的谢为一看,想到对方给自己的奴役,心中更是一怒,巨大的绿掌速度猛然一快,同时在周围,如同五指山一样朝着下面的妖魂急速抓去。

不仅如此,在周围更熟凭空出现数十道绿光,仿佛尖刺一样把周围的缝隙给填满,彻底围成一个死路。

那妖魂也不可能就此束手就擒,明白想要突破对方的包围,不可能那么安稳,在他手中一个个黑色如沙的晶粒出现在手中,猛然面前一挥,满天的黑色晶沙顿时扬起,和冲上来的绿光撞在一起。

无声无息之间,那些绿光在碰上晶粒的时候,身上一道道开始消失不见,虽然一粒晶沙只能吞噬一小部分,可是那晶沙何止成千上万,黑压压一片如同一片潮汐一般,瞬间就把那些绿光给纷纷淹没下去。

虽然黑色晶沙同样损失不少,大片的窟窿出现在上面,不过仅仅耗费不到三分一,剩余的依然朝着上面的绿手冲去,而妖魂则是跟在身后,只要突破这个绿手,稍微拉开一点剧烈,就可以从侧面冲入法阵当中。

“你准备杀招,我来困住对方。”谢为看到旁边的长老想要帮助一把,立马冲着他喊道。

那位长老听到谢为如此有自信的喊声,准备停下的招数再次凝聚起来,一道道骇人的电弧不断在两手之间聚集着,一把银白色的长枪,隐约在电弧中凝聚出来,并且从虚实的身影不断凝视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