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2021年1月22日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2021年1月22日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一章

皇帝见她没什么不满,同从前的温婉一般无二,点了点头,乐得多给几分面子,“你也很好,愿意好好地教她们,后宫里就是要这样和睦,才是我大顺之幸。”

和妃也就罢了,出了陪着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当初她是站在皇后那头的,这会儿被提溜到瑛贵妃手下做事,只能夹着尾巴,恪嫔却不同,她笃定了自己这后半辈子,就是要和瑛贵妃过不去,说出来的话,也不甚中听。

“臣妾有一言,憋在心中不吐不快,其实臣妾打理六宫琐事时,并未觉得自己是贵妃娘娘的帮手,臣妾只想着要给皇上管好这个家,贵妃娘娘说到底,并未入主中宫,臣妾还不敢自诩为贵妃娘娘的帮手,否则旁人听去了,还当是贵妃娘娘僭越。”

当主子的才有帮手,她瑛贵妃自然是长福宫的主子,可算不上六宫的主子,恪嫔如今是在打理六宫事宜,亦是一宫主位,她若认瑛贵妃做主子,这宫里还有尊卑么?

偏偏帮手不帮手的这话,还是从瑛贵妃自己嘴巴里说出来的,她惯会巧言善辩,也被恪嫔突如其来的这么一下子堵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琪妃在一旁幸灾乐祸,特特地一惊一乍,“哎哟,还真是,臣妾是个不中用的,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能协理六宫,但臣妾心里很明白,协理六宫,只是为了皇上皇后分忧,并不是为贵妃娘娘分忧。”

瑛贵妃捏着茶盏的手,力气大到指节都微微泛白,一时的口误也怨不得旁人,只是放眼后宫,站在她这头的妃嫔,位份都不够高,没法和琪妃恪嫔抗衡,她也不好当着这许多人尤其是皇帝的面,亲自与琪妃这种不着调的人吵这种没有尽头的架。

不过……她想到这里,心里一激灵,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皇上所封的高位分的妃嫔,大多都是站在皇后那头的,所以这么多年即使她手握大权,也很难真的去谋取后位。

帝王平衡之术,她从来不敢小觑,可每每要过上很久,才能看清里头的门道。

她蓦地放下茶盏,起身向皇帝福了福,“是臣妾一时高兴,说错了话,其实臣妾与和妃恪嫔,不过是一起商量着做事罢了,只不过臣妾仗着经验丰厚些,有时候能多说上一两句,一时口误,还请皇上恕罪。”

她的态度着实好,又逢大节,皇帝怎么会真的计较,只说:“好了,你们三人如何打理六宫,朕心里清楚,本来么,朕之前也说和妃与恪嫔是帮你一同打理的,难不成朕也错了?快起来,孩子们都在,这样的团圆的日子,热热闹闹的才是,别动不动就认错。”

瑛贵妃依言谢恩起身,皇帝便又看向琪妃,“你也是,贵妃为了六宫,也算是忙碌了多年,说错一句话,就被你捉住聒噪,下次不可这样,没得让小辈们看笑话去。”

而引起了这一切的恪嫔,静静地站在那里,直到皇帝点到她,她才又行了一礼。

“你一贯是谨慎的,又把慈康皇后放在心里尊重着,这些朕都知道,中秋宫宴筹措得好,到时候贵妃,和妃,还有你,朕都有赏。”

恪嫔淡淡笑了笑,“臣妾多谢皇上隆恩。”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再多言一词。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事情,已经让人在其中嗅出一丝端倪。

如果是从前,瑛贵妃被琪妃排揎,皇帝必然要申斥琪妃,虽然没两天后琪妃又会再犯,但皇上的态度一向很分明

文学

,可是今日,从恪嫔到琪妃,两个人轮番同瑛贵妃过不去,皇帝只是“雨露均沾”地通通安抚了下。

大臣们自然乐见于此,毕竟不独宠,才能子嗣兴旺,然则放到了二皇子四皇子那,不免有些愤愤不平。

卫长渊有阵子不在京中,只能从家信中得知一些宫里的事,但他又怕信件在路上有人拦截,特地嘱咐了萧华音不要写紧要之事,种种因由,让他还来不及弄清楚自己的母亲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这个份上的。

他和卫长泽坐得近,这会儿压低声音去问:“怎么回事,父皇待母妃,可是大不如从前了,你一直在京里,也就是在母妃身边,什么忙也没帮上吗?”

卫长泽见他一上来就抬出兄长的架子,很是不快,“二哥这是在质问我?试问母妃在宫中,我在宫外,怎么帮忙?再说天底下有儿子去管老子后宅琐事的道理么?”

卫长渊万没想到兄弟俩才见面没多久,就莫名地要引起争吵,梗了梗,才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母妃只有我们两个儿子了,我离了她身边,自然是由你来护着她,难道我问你一句也不成?”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二章

@@@@新书《澹春山》已发,速来围观!

简介:

春山澹冶而如笑,从累死的社畜到知府家的千金,檀悠悠非常稀罕现在的好日子。

呼奴使婢、山珍海味、岁月静好,她所欲也!

当嫡姐把不想要的婚事推过来时,她正好梦见一只香喷喷的烤鸡腿,糊里糊涂应了一声好。

从此,不想宅斗的咸鱼遇上冰火两重天的夫婿,一切都变得不同起来。

一句话简介:贪图享受·现代社畜女PK严肃上进·古代贵公子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三章

“你后悔了?后悔帮了绛珠他们?”

嫦娥顿了顿,想了想,终是摇了摇头,轻叹说道:“我不但不会后悔,还要感谢他们,若非有他们,他不会有生命,不会从绝情绝爱中走出来,正因为有了他们,他才重新踏入人世,再历人间冷暖,重新拥有了一颗心。”

“那你呢?你的心呢?还要遭受这千年抑或万年的钻心之痛?要知道,这桂花树代表的是你的情丝,情丝不断,永远也砍不断的?好不容易它不再疯涨了,可自从你回来后,它又开始疯涨了,又得砍它了,这可是你的心啊,你不疼的么?”玉兔指着月宫中的桂花树说道。

嫦娥看着桂花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知道么?即使砍我心千刀万斧,我也不会觉得痛,只因当初奔月时的痛已盖过所有,再也没有那种痛能与它相比了。”见玉兔不明白的望着自己,继续说道:“你没有经历过,不明白。”

“不明白?”玉兔说道。

“二千年来,我以为我的心死了,但,这次下世一趟,我明白,我的心不但没有死,更因了这一世的相见,我又将念他千年万年,但……我不后悔,即使又要忍受这千年、万年的斧凿。”

嫦娥说着,慢慢的走到桂花树旁,抚摸着桂花树,耳听得桂树不停的粘合的声音,明白,自己与桂树心意相通,旦凡自己思念后羿的时候,它就会粘合,而里

文学

面,会不停的传来自己的情真意切的叫喊‘后羿!后羿!’

看到桂树又已粘合,玉兔再次轻叹一口气,问道:“你真的不后悔?”

听到桂树中传来自己心里的声音,嫦娥不觉流下泪来,轻声说道:“心中有他,心中有情,我不后悔,我不后悔。”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一觉醒来,我慵懒的伸了伸懒腰,懒洋洋的念着,似乎,脑中空了好多,浑身感到清松。

“可是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

我吓了一跳,寻声瞥眼瞧去。

“天啦,雪芹先生,莫非……我尚在梦中?”

曹雪芹先生闻言一笑道:“花非花,梦非梦,你非要分得那般清楚么?”

嘻嘻……扰了扰头,不好意思的笑道:“先生见笑了,我终是俗人,哪能如先生般,将世事看得那般通透。”

“通透?不过出口之词而已,世上真能看得透的,又有几人?即使是我,亦只能算在不通透之列。”

“先生何出此言?”

“我且问你。”见我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曹老先生继续笑道:“你认为,做人最重要的,不必再乎的事是什么?”

我闻言,笑了,真巧了,这段时间,我刚好看过一本书,名字就叫《做人不必在乎的几件事》,竟读得意犹未尽,该书从名利讲到地位,从出身讲到工作的得失,含盖了人生大义上的许多方面,看罢之后我竟也生出些许感慨来。

如今先生既问了,可想是知道我读过此书了,于是认真的答道:“素馨认为:做人最重要的其实是不必在乎‘福与祸’。”

雪芹先生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抚须笑道:“倒与书中所言不一……说说看!”

果然,雪芹先生看过此书,我心叹一口气,继续说道:“古人有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古人亦云: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雪芹先生亦是一笑说道。

“他们都禅明了一个观点,那就是福祸是共存的。”我亦笑着,见雪芹先生未反对,难免又自大了起来,声音也高了许多,继续说道:“福祸的定义其实是非常的现实的,如已所愿,事事称心则是福;非已所愿,事与愿违则是祸。”

“如已所愿是福,非已所愿是祸?这倒是新奇了,却也不是无理可寻!”雪芹先生抚须长叹,似有所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