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乡村婬妇全文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2021年1月22日
涨精装满肚子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2021年1月22日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乡村婬妇全文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第一章

莫小楼一行向东南方飞了半日,已经进入宋国境内,但目前为止,还未遇到任何正道人士的追杀。

黑脊蜈蚣的身躯落在了一处高大的山峰上,此时,红日西斜,晚霞中一座城镇出现在远方。

“小黑,你跟小白先在此处等待,我去前方的镇上办点事,天黑前便回。”

莫小楼望着远处夕阳下的小镇,一丝悲凉油然而生。当年承蒙镇上李家面馆的老板照顾,他每个月都会将砍来的木材送过去,一来可以换些钱补贴家用,另外还可以吃上一碗热乎乎的牛肉面解馋。

“放心吧,你只管去,关海天那家伙元气大伤,根本无暇来追赶我们,何况如今你已成功结丹,再加上我跟小白,坤苍宗其他附庸势力自然要观望一番,没人会不计成本地为关海天卖命。”

这半日以来,黑脊蜈蚣格外兴奋,他没想到莫小楼会这么快兑现承诺,带自己离开,虽然当初接近这个傻小子另有目的,但此刻,黑脊蜈蚣已经把莫小楼当成了真正的伙伴,决定永远跟随。

云水镇,宋国北疆的一个边陲小城,历史已有百年之久。因靠近宋齐边境,交通便利,逐渐成为了往来贸易的集散地,别看镇上居民不足千户,但却人人经商,十分富足。

七年前,宋国隘口天门关沦陷,云水镇便落入北齐之手,考虑到此处为南下的必经之路,所以,一向残暴的北齐对云水镇格外开恩,除了征收重税之外,并未在此大开杀戒。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看着两旁的牌匾酒幌,往事一幕幕变得清晰。如今,那个无忧无虑的山中少年已经不复存在,走在这条青石路上的只有一个将仇恨与孤独藏在心中的男子。

在一家店铺门前,莫小楼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去,只见招牌上写着“李家面馆”四个字。

“我们飞了半天,你不会就是为了来这里吃一碗面吧?”

昆阳子有些不解,对于这种凡人的世界他没有丝毫的兴趣。

步入店中,莫小楼选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

此时,一位十五六岁的小伙计跑了过来,给莫小楼到了杯水,殷勤地问道:“客官您吃点什么?”

“请问你们掌柜李老伯近来身体可好?”

听到莫小楼的问话,对方露出不解之色,说道:“回客官,我们店里的掌柜叫李状,今年才二十多岁,并不是什么李老伯,您是不是记错了?”

听到二人的对话,一位正在柜台后面查阅账本的青年走了过来。

“客官之前来过小店?您说的应该是家父,他老人家早在七年前就过世了。”

青年名叫李状,今年二十二岁,是李家面馆的掌柜。

搬了把椅子在桌子前坐下,李状开始打量起莫小楼,父亲是七年前过世的,此人看起来与自己年龄相仿,如果对方认识父亲,那他在十几岁时就应该来过店中。

“什么?李大伯七年前就过世了?”

“哎,当年天门关沦陷,北齐军随即占领了云水镇,父亲看我宋国的战俘可怜,便送了几个馒头给他们,谁料就因为这件事,几名北齐士兵上来便打,父亲身体本就不好,之后没几日就过世了。”

李状眼眶湿润,神情中尽显悲痛之色,说到最后语调中已经带着几分哽咽。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第二章

此时的凌尘,已经和鼠皇来到了一座巍峨的古城前。

前方,无数光影,瑞气,霞光拔地而起,直冲天际,无数高手的气息,滚滚冲上天空,就好像是一个凡人,来到了佛界的极乐净土。

巨大的古城,出现在了平原上。

无数的修士,来来往往,降落到了古城下面。

凌尘仿佛看到了许多强者,其中不乏准帝级别的大能。

“这就是禹州古城。”

凌尘的眼睛微微一亮。

禹州古城,就展现在了地平线上,进入了凌尘的眼帘,与其说是一座古城,不如说是一个巨大的国度世界,类似于一片净土般,自我创造的一方世界。

这座古老而壮丽的城池,坐落在土地上,一眼看过去,不知道有多少高手隐藏在其中,人来人往,无数的神王,真神境高手进进出出。

相比起来,武界的城池无法相提并论、

在城池之中,空间连接着空间,国度连接着国度,一草一木,一石一水,都蕴含着大道的痕迹纹理,显然是被绝代高手精心营造。

凌尘感觉到,就算是以他现在的修为,在这禹州古城中也绝对做不到横行妄为,很可能会遭到制裁。

他能够感知得到,在那地底的深处,有着无数的光在涌动,有着一条极为古老的灵脉。

这座禹州古城的大地,深厚得无法想象,永远不知道底在何处,天界的泥土,十分坚韧,灵气丰富,其中孕育着亿万灵脉,连大帝都无法看透。

这是天庭麾下的一座古城,受天庭管辖,选址必然极为讲究,下方有极为恐怖的灵脉,得天独厚,众多仙门势力,不敢和天庭相争。

他摇了摇头,降落下来,步行进入了古城之中。

这古城的城门口,也是一队队的高手守护着,这些卫士,居然全部都是真神境的高手,而且个个神力充沛,乃是真神境高手中的佼佼者。

尤其是带队的,乃是一尊尊的神王,身上穿着各种琳琅的神器,耀武扬威,凝重如山岳,令人看见就不敢闹事。

一进入古城,琳琅满目,全部都是店铺,有酒楼,茶楼,药材铺,丹药铺,兵器谱…个个都是高楼大厦,广阔殿堂,人来人往,仙气飘飘。

一时之间,处于这个繁华的仙人国度古城中,凌尘竟然产生了一种微微迷失的感觉。

这中央星域的繁华,在这座巨大古老的城池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新鲜的龙肉,新鲜的龙肉,现杀现做,味道鲜美。”

在一座高大的酒楼门口,一头金色的巨龙,在几尊神王的联手压制下,死命挣扎,但却依旧被活生生地开膛破胆,取出了心脏,热气腾腾。

“烧烤牛魔族外腰!价格实惠,滋味身体,让男人更男人!”

又一个酒楼之中,几尊神擒住了几头牛魔族的强者,将他们的腰子挖了出来,进行烧烤。

凌尘惊讶,这禹州古城当真是奇特之地,非寻常地方可相提并论。

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东西,在这里都可以看到,而且那等强大的生物,竟会沦为人族的食材。

“闪开!闪开!”

突然之间,巨大的雷霆在天空中响彻起来,一队完全由神王所组成的卫士在从天空中降临下来,天鼓在其中震响,似是在传播什么命令。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第三章

冯君感觉到了在星系里,有异乎寻常的能量波动,忍不住侧头看去,“嗯?”

出现能量波动的地方,其实在星系边缘,距离他不算很远,但是距离别人有点远、

冯君看到了一片庞大的空间涟漪,甚至还有灰蒙蒙的能量光环,“跃迁能量场?”

感受到这种波动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澹台玉湖甚至直接传送到了他的身边,纤纤玉手抬手一指,“冯山主,那里出现了异常能量波动。”

澹台家跟冯君,真的是不打不相识,此前的恩怨已经了结,这次还来了一名真仙,但是那名真仙也听澹台玉湖的调度。

澹台玉湖虽然只是坤修,但是布局能力非常强大,再加上澹台家也不缺钱,所以她在距离冯君不远处,直接架设了一个传送阵——对此感到震惊的人,只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此刻冯君的周边,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保镖,比如说管红袖什么的,闻言他们往冯君身前一闪,显然是想遮蔽可能的攻击。

冯君摇摇头,无奈地叹口气,“你们没有注意到吗?那只是跃迁的能量场。”

“跃迁能量场?”澹台玉湖的美目白他一眼,“是虫族跃迁过来了吗?”

其实跃迁时候的现象,这个世界的人族未必能感觉到,但是来自天琴的修者个人素养太高,只要愿意观察的,多少都能感受到一点。

所以澹台玉湖也只是问一声,其实她的心里已经有猜测了。

“当然是虫族了,”冯君苦笑一声,“你还指望人族舰队这时候跃迁过来?”

“那得赶紧处理啊,”管红袖着急了,“咱们也不知道跃迁过来多少虫族,要不……还是呼叫真尊支持一下?”

“我也在考虑啊,”冯君无奈地挠一挠头,“该呼叫哪个真尊呢?”

“如果是跃迁的话,你还有十息考虑的时间,”颜家的真仙冲了过来,一脸的严肃,他的手里还拎着颜雨汐,是从行星上一路瞬闪过来的,显然很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他正色表示,“咱们不知道对方来的规模有多大,尽快联系吧,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真不多了,跃迁跟神降相比,花费的时间确实长了很多,但也没有想像的那么长,正经是跃迁过来的规模,真的不好判定,所以必须郑重对待。

跃迁的时候攻击不行吗?冯君揉一揉额头,“还是得招呼真尊来?”

“必须喊真尊来啊,”颜家的真仙正色发话,“而且得是随叫随到的那种,我颜家老祖……真的抱歉,出来的时候没有商量,不能直接招呼过来。”

顿了一顿,他看到冯君没有反应,于是又说一句,“其实壬屠真尊不错,不过,如果只是指望他,万一喊不来的话,就只能指望冯山主了。

文学

指望冯山主,那当然就是指望“师门气息”了,不过很显然,颜家真仙不是这个目的。

冯君快速盘算一下,这个时间还真的有点挠头,壬屠真尊回了太虚不到十天,肯定是不赶趟儿了,现在再去通道口等两门调派真尊,也不一定保险。

去寻钓叟倒是可以,相信自己撇开壬屠真尊再去前线,钓叟估计不会再玩什么吊胃口的花样,但是……前线也需要真尊压阵。

所以现在最可靠的,就是去炽焰板块召唤銮雄真尊,至于说帮壬屠真尊遮蔽……却是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

由此也可见,手上有个把机动的真尊配合,在异世界的征战中,真的很方便。

这些想法说来话长,其实就是一瞬间,下一刻他就到了炽焰,而且是在最外围的区域。

冯君嘴里轻声发话,“銮雄真尊,虫族世界有急事求援,请赶快现身。”

他现身得是如此突兀,正好百余米外有两个外来的金丹真人,见状顿时吓了一跳,连法宝都掣了出来,如果此处不是金乌重地,没准就已经出手了。

但是听到他的话后,一名金丹高阶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友,咱们开玩笑也得有个……”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人影蓦地出现在了冯君面前,虽然是收着威压的,但是只从气场就能感觉到

文学

,绝对是高阶修者。

冯君的反应倒是还好,不远处两名金丹只觉得两腿发软,忍不住往地上跪的感觉。

更远处有金乌门的弟子也发现了异常,一眼看过来,马上恭敬地施礼,“见过銮雄真尊(大尊)(老祖)(叔祖)……”

冯君不能判断,銮雄真尊是不是囫囵过来了,“可以走了吗?”

銮雄一伸手,搭上了他的肩头,“你小子用我还真的方便……走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