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2021年1月22日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乡村婬妇全文
2021年1月22日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一章

“江大妈,张大妈,你看,艰苦朴素作风学习是不是缓一缓,我现在可一美分稿费都没拿到呢。”李栋哭笑不得,第二天一早街道社区这边张大妈和江大妈竟然组队来给李栋上思想课。

这家伙深怕李栋被资本主义腐蚀了,毕竟钱多了,享乐主义可就会占据上风,多好一孩子可不能因为这个毁了,这不早早就过来了,连家里早饭都没来得及做。

这年月做一个有钱人太难了,挣点外汇政府惦记,换成人民币不定什么小偷二流子惦记呢,这还不算街道这边还怕钱太多学坏了,这家伙要帮助学习艰苦朴素作风。

昨天晚上,过来补课王老师就给李栋上了至少半个小时的思想教育课了,现在一早又来,城里李栋真的待不下去了,

文学

不行得回农村。

“江大妈,张大妈,你看,我这不要回韩庄,这两天小麦就要收割了,我还有回去上工呢,你说的这些,我会坚决抵制,一定会保持良好作风,绝对不会铺张浪费,绝对不会被资本主义腐蚀走上享乐主义的不归路的。”李栋怕了,回头就把钱给全花了,总成了吧。

太难了,我不当有钱人总行了,果然江大妈和张大妈一听。“那我们可就放心了,李栋啊,你是个好孩子,我和你张大妈是看着你长大,你们老李家都是实在人,大妈听你这一说就放心了。”

行吧,李栋心说,我啥时候被你们长大的,算了,谁让我还有一便宜二叔呢。“江大妈,张大妈,你们关心,我明白,你放心,我向伟人保证。”

江大妈和张大妈十分高兴颇有些成就感的离开了李栋小院,李栋叹了口气,我容易嘛,这家伙一美分还没拿到呢,这家伙就惹出这么多事情。

幸好没实话实话,要是大家知道了,自己最终可能拿到百万美元,李栋不知道这以后生活会怎么过。“难啊,钱多烦恼多,果然是真理啊。”

真不该写这本书,钱赚太多了,李栋叹了一口气,钱太多目标太大想享受一下都不行。“先去和黄胜男打个招呼,回韩庄去,过两天这事过去再说。”

“水果你带着。”

黄胜男一网兜水果递给李栋,这里有苹果,还有一些香蕉。

“太多了,你留点。”

“我这里还有一些呢。”

“那行。”

骑着三轮摩托车,李栋回到里山公社,本来打算直接回去了,没想路口遇到了高为民。

“栋子,行了,为国争光啊。”

“知道了。”

“梁书记昨天回来都跟我们说了,上百万册真是出息,啥时候国内出版了,可别忘了送我一本。”

高为民真没想到李栋在美国出书能销售百万册,还挣了二三万美元。

“运气好,你放心出版了肯定送你和嫂子的。”

“那我可不跟你客套了,咱也让你小侄子沾点文气。”

“哎呦,恭喜啊!”

“哈哈哈,谢谢。”怀上了,高为民高兴几天都睡不着,两口子一下班就颠来倒去折腾起名字。

这年月可没一点五亿养不起孩子的说法,大家思想还挺保守,一块五也得把娃养起来。

两人聊了一会,约好个时间喝一杯。

“我先回去了。”

这天气越来越热了,李栋瞅瞅城里买的肉这家伙都变色了,得赶紧回去炖了,要不别坏了。

“强烈需要一个冰箱啊。”

三轮摩托车到达弯道口,老远看到车子的二肥子一群小娃子撒欢向着路口跑去,迎接着李栋。

“栋叔,栋叔,你回来了。”

“回来了。”

“栋叔,俺听爷说你挣大钱了。”

“挣大钱?”

李栋心说,这谁来说的,李栋嘀咕一声。“咋的,还想吃糖啊。”

“嘻嘻。”

“嘿嘿。”

一群小屁孩一听糖,口水横流,一个个小黑手搓搓,直咽口水。“走,叔给你们拿糖吃。”

“一群小馋猫。”

回到家里,李栋抓了几把大把奶糖,水果糖,还抓了点巧克力,这家伙都融化了,一人抓了一把。

“谢谢栋叔。”

“栋哥。”

韩卫国手里握着镰刀,身后跟着韩卫东和韩卫朝几个小子,一个个扣着草帽,帽子还印着学习大寨字样。“栋哥你回来了。”

“回来了。”

“吃糖。”

正说话有一群小娃子跑了,二肥子几个吃到了糖果了,一路跑一路喊着,庄子里小娃子见着口水横流一溜烟全跑李栋家来了。索性李栋糖果袋子提留出来,一撒。

小娃子抢去吧,李栋招呼韩卫国几个进屋喝茶。

“栋哥,俺听说你要去美国了?”

“啥玩意,谁说的?”

李枫一脸懵逼,去美国干啥,人生地不熟的,这家伙去美国不如回2019年舒坦呢。

“梁书记说你在美国出书的书,卖了不少,挣了好一些美元。”

“没多少啊,二三万美元而已。”

李栋还以为梁天说了呢,他不知道两天根本没说挣多少钱。

“二三万美元?”

韩卫国几人可都是经过上次手提篮订单的事,知道一美元能换一两块钱人民币呢,这一算不是四五万块,好家伙,几人惊的嘴巴张的老大。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二章

半年后。

与前世一样,很多修士遨游天路,看到密密麻麻的星空战舰,都挂着北冥教的旗帜,因此而大惊,纷纷转身想从原路返回,去给七教报信。

但是,都被叶辰下令轰杀。

一路走去,被轰杀了很多修士。

终于又在半年之后。

还是如前世一样。

“我们要归队!”“我们要归队!”

十几万修士,纷纷呐喊着。

叶辰下令,让他们上战舰。

这些都是所谓的北冥教余孽,都是他叶北冥曾经的部下,而且还是忠诚的部下,由于被俘虏,是军师想办法给他们放出来的。

这是在天道法则消失之前放出来的,所以叶辰才会和前世一样,在天路中碰到他们。

插播一个app: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然后便是一顿寒暄。

“上一世,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去救的军师,这一世,我也得这个时候去救军师,前世实力不够,差点没能把军师带出来,这次定可顺利把军师带回!”

叶辰一脸笃定之色。

于是便道:“你们且一路前进,本座先去救军师。”

“是,尊师!”

于是乎,叶辰离开大军,顺着天路而去。

金仙的时速,是太虚境仙尊的百倍。

这里到宇宙中央星河世界,太虚境得走十几天,他前世就走了十几天。

而现在他是金仙,两个小时后,便抵达宇宙中央星河世界的西大门。

金仙能变身,可变成飞禽走兽,叶辰变成蜜蜂,顺着各个传送门一路前进,没多久功夫,就抵达紫微星。

又很快,来到极道教。

这极道教,是有护教大阵防御着。

由于宗主、老祖们都在修炼,所以护教大阵被开启,目的是为了防止有人趁机攻克极道教,给极道教带来惨重伤亡。

所以,叶辰变成蜜蜂,由于有护教大阵,没能飞进去。

于是乎,他飞抵云层之上,化回人形。

“哼。”

俯视极道教,叶辰冷哼一声,眯了眯眼。

“道光老狗,前世你让我家破人亡,我的家人全死在你的一拳之下,这一世,你看我怎么手撕你,将你的极道教踏灭!”

说到这,叶辰拳头猛地一握。

下一秒!

他并指成剑,催动仙法,往下方随手一划。

刺啦!

一道光被他划出,以雷霆万钧之势,朝下方的护教大阵斩了下去。

唰!

金光打在护教大阵上,犹如刀砍西瓜,倾刻之间便将极道教的护教大阵给切开。

而后,叶辰化作蜜蜂,飞向极道教。

“天呐!护教大阵怎么毁了?”

“谁干的啊,怎么可以如此轻松,就将我们极道教的护教大阵给切开了啊?”

“我看到一道光从天而降,倾刻之间就将护教大阵给毁了,一定是有高手在云层之上,你们说会不会是哪个教的仙帝或老祖入金仙,来踏灭我们极道教来了?”

“真要是有金仙来灭我们极道教,那我们极道教惨了!”

“……”

一时间,整个极道教,陷入一片混乱。

极道教的高层,也都纷纷停止修炼,有的从后山跑出来,有的从阁楼宫殿跑出来。

“是谁?”

“谁干的?”

“出来!”

道光仙帝,及极道教的高层,纷纷嚷嚷了起来。

叶辰暂时没有搭理他们。

而是在快速寻找军师的下落。

不多时,他就在离仙帝寝宫不远的军师府大门外,看到了军师的身影。

此刻军师,正仰望苍穹,一脸疑惑之色。

下一秒!

一道身影,在军师面前横空乍现。

乍一看!

军师万分惊喜叫了出来。

“尊上,是您来了啊!”

“哈哈!”

叶辰拍着军师的肩膀道:“军师,本座来带你回家了,咱们的百万亿大军,已经临近西大门,反攻马上就能开始了!”

“至于本座,已经入金仙了,待会儿找你算算命,看看还会不会出师未捷身先死。”

军师激动的都哭了。

抹着眼泪道:“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不出我的所料,尊上果然入金仙,而且成为当下宇宙中央星河世界唯一一尊金仙,反攻势在必得啊!”

“至于算命,尊上不用找我算了,我早在一年前,就给尊上算过,也看过天象,自从天道雷劫消失之后,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预言也随之粉碎。”

“所以,尊上此番反攻紫微星,定能大胜,覆灭七教,一统紫薇,问鼎中央星河世界!”

“哈哈!”

叶辰开怀大笑。

“如此最好!如此最好啊!”

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重活一次,要是还反攻失败,那他就去天界走一趟了!

“你是什么人?军师为何叫他尊上?莫非他是叶老魔?”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三章

走进式神祠堂,里面的场景并没有出乎施清海意料,周围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祭牌,上面刻划着各种名字,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是对东瀛有“杰出贡献”的人才可以将祭牌放于此地。

“泷说一直走进去就可以。”

施清海拉着任小芹的手,并未在这里做出任何停留,而是一直往里面走着。

“嗯。”

任小芹同样好奇地看向四周,她并没有来这个地方,倘若只是一个人过来可能还会有些面对未知的恐慌。但此刻施清海陪伴在她身边,任小芹一点儿都不怕。

除了放置祭牌的横栏,四周就是光秃秃的墙壁了,夜明珠释放着浅浅的光辉,空气中的尘埃有着古朴难闻的味道,这是因为式神祠堂常年封闭所导致的。

其实施清海来这里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确保身边女孩能够安心继承式神,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对于所谓的东瀛传承或者式神之类,施清海并没有太大夺取欲望,这种毁人传承的事情,施清海先不说尚且做不做得出来,单单是为了身边女孩日后处境,施清海就绝对不可能这样做。

再说了,自己系统的传承,就远远不是这所谓的式神传承可以比拟的。

随着脚步推移,原本只能容纳两人的狭窄通道慢慢变得宽广,祠堂之内别有洞天,原来这所谓的式神祠堂并不像外界看得那样小小一座,规模大概可以与一座华国的普通中学相比。

“要不是你陪我过来,我可能会害怕。”

任小芹吐了吐舌头,握着施清海的手紧了些。

“这就是我对你温柔的细节。”施清海侃侃而谈。

“哼!”

四周原本摆放着古怪的雕像此时完全丧失了所有气息,正如泷之前开会所说,这些式神都因为天皇式神的觉醒而被吞噬,看来情况果真如此。

这样看来,难道整座式神祠堂就只有天皇式神了么?

那泷还在紧张什么?

施清海真气悄无声息地蔓延而出,谨慎地探查前面环境,不论在什么时候,稳健总是最重要的。

不过这样的死气沉沉令施清海有些意外,倘若说这里还有尚在沉睡的式神还未醒来,泷对自己的担心也仅限于此,那么自己就算没有厚着脸皮前去继承,至少也应该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存在。

可是,并没有。

这样的情况令施清海多了些戒备,原本还打算与小芹在这样私密的空间里做害羞

文学

事情的念头也随打消。

两人就这样一直走着走着,很快啊,啪的一声就走到了最里面,一块红色的菱形钻石体散发着橘色光芒位于王座之上,推开石门,最后的密室散发着神秘又弘大的气息。

施清海感觉到了,这里有生命的气息!

“这就是天皇式神的存在之地了。”

看着那一块独自悬浮的菱形钻石,施清海心里松了口气,看样子继承传承好像很简单。

“终于等到了你,我的主人。”

一道沙哑深邃的声音在密室回荡,说的是日语,也幸好从执行任务开始施清海就一直跟东瀛人打交道,此时已经完全能听明白了对方意思,否则就尴尬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