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正确练习,小提琴空弦并不难
2020年2月29日
学习小提琴的方法和建议
2020年2月29日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接触美国作曲家埃里希·康戈尔德(Erich Wolfang Korngold,1897~1957)的作品《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还要感谢伊扎克·帕尔曼与普列文指挥匹兹堡交响乐团的录音。这两人的合作一定是“足金”表现,无论是卡带、CD、还是其他载体。

百代唱片曾经推出的那盘卡带收录了两首小提琴协奏曲:其一是埃里希·康戈尔德的这首《D大调》;另外一首是尤里斯·康纽斯(Julius Conus,1869~1942)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先说说康纽斯:俄国作曲家,出生在莫斯科一个法国移民的音乐家庭,全家都从事音乐工作。祖父在拿破仑席卷欧洲时从法国逃难移居到俄国。康纽斯在莫斯科音乐院拿到过奖学金,毕业之后回到祖地巴黎继续深造。此后在纽约担任过首席小提琴,也在莫斯科音乐院任教过,跟拉赫玛尼诺夫成为至交好友。十月革命后,康纽斯离开俄国,旅居巴黎。1935年,德国纳粹势力开始在欧洲蔓延,他再次旅居美国。1939年,回到俄国,三年后于1942年在莫斯科去世。《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创作于26岁,算是他唯一流传于世的作品。这还要归功于西方世界两位最伟大的小提琴演奏家:克莱斯勒和海菲茨。二位都在二十世纪初大力推荐这部作品——尤其是海菲茨,不仅数次亲自上阵演奏,甚至将其作为保留曲目……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那盘卡带中,更感动人的依旧是埃里希·康戈尔德《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自然还是在旋律上胜出。作为纯粹音乐的欣赏者,遇到新作品,首先吸引人的必然是旋律,其次才是意境。没有旋律和意境,毫无意外都是垃圾!至于旋律,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它未必非得“好听”才能吸引人。在莫扎特时代,成百上千的作曲家写出过优美异常的旋律,却只有极少数能扛住岁月的冲刷,趟过世纪的洗练,依然牵拨弄今日听众的心。这样的旋律就是如此奇妙——便是初见,也给你似曾相识的感觉。好似贾宝玉初见林黛玉那般,“好生奇怪,倒象在那里见过的,何等眼熟!”可那些十分好听又异常雷同的旋律,只能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像比倒入玻璃杯的可乐,你能分清楚究竟是可口可乐还是百事可乐吗?从二十世纪后半叶之后的五六十年,西方现代的“古典音乐”病源就在于此。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埃里希·康戈尔特的小提琴协奏曲旋律的“优美”却是其标签。初次聆听你会把它归为新浪漫主义行列,但它没有十九世纪浪漫主义那种特殊的庄重、典雅和高贵;更多地打上了美国烙印——确切地说是好莱坞标签。美国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当属二十世纪初,社会稳定、发展迅速、生活富足、物资丰富,成了全世界向往的伊甸园。康戈尔特这部小提琴协奏曲就在勾勒这种纸醉金迷、灯红酒绿、莺歌燕舞、锦衣玉食,好似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好莱坞电影中常见的美国上层社会生活景象。这样的大背景下,理所应当的个人生活几乎便是花前月下、谈情说爱,甚至窃玉偷香了。这部作品也十分缠绵婉转、香腻浓郁、情人间的含情脉脉、秋水潺潺——像极了北宋词人晏几道的《鹧鸪飞》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彻夜不听的狂歌艳舞,直到天明才舞歇扇停;回忆当年的红颜美酒,亦有离别愁苦、梦中相思;还有重逢后的惊喜欢愉……这一切都跟康戈尔特的这首《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勾画的意境不谋而合。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康戈尔特音乐中那些好莱坞意境从何而来?我们了解一下此人。康戈尔特,1897年出生于现捷克摩拉维亚的布尔诺(Brno)——捷克第二大城市中一个犹太家庭。当时捷克隶属于奥匈帝国,所以现在资料中称他是奥地利人。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捷克出生的很多大作曲家——甚至包括马勒(出生地在波西米亚,故乡是Kaliste),大家都理所应当的把他们看作奥地利人,捷克人民居然并不觉有欠妥当。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康戈尔特父亲是当时著名乐评人尤里斯·康戈尔特(Julius Korngold,1860~1945)。小康哥尔特很早就展露自己的音乐才华:五岁学钢琴、七岁作曲。当他把自己创作的康塔塔《黄金》演奏给马勒听时,马勒当面赞赏他为“神童”,将其推荐并拜作曲家泽姆林斯基为师。十一岁时,康格尔特完成了歌剧《雪人》(Der Schneemann),1910年在维也纳上演后引发轰动。随后他一口气创作出一部三重奏、一部《E大调钢琴奏鸣曲》——钢琴家许纳贝尔将这部奏鸣曲列入保留曲目,在全欧洲巡演。他最早的交响乐《舞台剧序曲》(Schauspiel Overture)和《Sinfonietta》创作于1912年——十五岁时。这些作品受到理查·施特劳斯的赞叹,“一个青年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着实令人惊叹!”美国乐评人也这般感叹,“要是康格尔特先生十四岁就能写出这样的作品,到了二十八岁时还有什么他干不成?”

《Sinfonietta》由德国指挥家魏因加特纳(Felix Weingartner,1863~1942)指挥首演。1913年至1914年,康格尔特又完成了两部歌剧《波利克拉特的指环》(Der Ring des Polykrates Op.07)和《维奥兰塔》(Violanta Op.08),由指挥家瓦尔塔执棒首演。康格尔特最辉煌的成就是歌剧《死城》(Die Tote Stadt Op.12)——1920年在德国汉堡、科隆两座城市同时首演,红极一时。连普契尼都称赞他的《维奥兰塔》。1928年,维也纳一份报纸曾做过民调,请大众评出在世的最伟大作曲家。得票最高的居然是:康格尔特和勋伯格。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1929年,康格尔特遇到了导演马克斯·莱茵哈特(Max Reinhardt,1873~1943)。从1934年开始,受莱茵哈特之邀,康格尔特开始前往美国好莱坞写音乐。最早的工作是将门德尔松的《仲夏夜之梦》改编成电影音乐。完成之后,他返回维也纳创作自己的歌剧。但此时纳粹势力已经狼突豕奔,作为犹太作曲家,他的歌剧若要上演遭遇的阻力可想而知。1935年,好莱坞筹拍《罗宾汉历险记》(The Adventure of Robin Hood),康格尔特应邀乘船离开欧洲返回美国。当他登岸加利福尼亚时,奥地利被纳粹德国吞并,康格尔特暂时无法返回祖国了。事后他常说是《罗宾汉历险记》救了自己一命。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1943年,康格尔特加入美国籍。1946年以后他基本不再创作电影音乐,重返“严肃音乐”领域。战后,他在美国完成了《第三号弦乐四重奏》(Op.34)、《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Op.35)、《大提琴协奏曲》(Op.37)。1949年,康格尔特回到维也纳,《交响小夜曲》(Symphonic Serenade,Op.39)由富特文格勒指挥首演。可惜此时维也纳对他已经失去兴趣,失望之余两年后他返回美国。1954年,他最后一次回到欧洲参与自己的《升F大调交响曲》(Op.40)首演。1957年,在创作一部新歌剧过程中,于当年11月29日因脑血栓与世长辞。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创作于1945年,题献给艾尔玛·马勒(Alma Mahler,1879~1964),自己儿时的偶像兼伯乐——马勒的遗孀。这部作品起初应胡帕曼(Bronislaw Huberman,1882~1947,亦为避难从奥地利移民美国的小提琴家)之邀而写。但作品首演并非胡帕曼,而是由海菲茨与圣路易斯交响乐团在1947年2月15日首演,格尔施曼(Vladimir Golschmann,1893~1972)执棒。首演十分成功,之后成为康格尔特最受欢迎的作品。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三个乐章,每个乐章都用了之前自己为好莱坞电影作过的音乐作主题。

第一乐章,高贵的中板(Moderato nobile):开始时小提琴奏出浓郁、艳丽、高贵的出自电影《Another Dawn》(1937年)第一主题;第二主题则来自另一部电影《Juarez》(1939年)。

第二乐章,浪漫曲:行板(Romance:Andante)单簧管单独奏出几个单音动机引出小提琴慢板主题:缠绵、相思、艳丽、渴望,来自电影《Anthony Adverse》(1936年),此主题在本乐章结尾处再次出现,中间部分则是康格尔特专门为这首协奏曲写的音乐,没有引用任何曾经的电影音乐。

第三乐章,终曲:活泼、很快的快板(Final:Allegro assai vivace)。其中一个主题来自电影《Prince and the Pauper》(1937年),这是印有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风格的乐段,很可能是作曲家的故乡给这部协奏曲打上的烙印。这一乐章对演奏者技巧要求很高;但与前两乐章明显脱节,不合拍,算一个败笔。

“犹恐相逢是梦中”,赏埃里希·康格尔特《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百代唱片推出的那版卡带已经年久不可听,如今DG唱片出品的CD(439 886-2)是另一个补救。由青年小提琴家夏汉(Gel Shaham)演奏,普力文指挥伦敦交响乐团协奏,1994年录音。DG这张产品还收录了美国作曲家塞缪尔·巴伯(Sammuel Barber,1910~1981)的《小提琴协奏曲》(Op.14)和康戈尔特另一首小提琴小品《无事生非》(Much Ado about Nothing,Suite,Op.11)想必这是作曲家早年作品——夏汉演奏小提琴,普力文演奏钢琴。

这无疑是一张“曲目好”、“演奏好”、“录音好”的三星唱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