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上万片薄如蝉翼的树叶创作 来听听艺术家郭燕畅谈自然的力量

学习提琴|揉弦的初步练习
2018年7月5日
昆明西山茶马花街等你来过吗?
2018年7月6日

用上万片薄如蝉翼的树叶创作 来听听艺术家郭燕畅谈自然的力量

都知道艺术家用任何材料进行创作都不意外。但当成都蓝顶艺术家郭燕花四个月时间、上万片树叶创作出“众生”和“轮回”两件装置作品时,还是让人暗自吃惊。

在今年开春时,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曾在郭燕位于何多苓美术馆旁边的工作室见过她,并采访过她的创作意图。4月中旬,作品“轮回”还曾在成都市美术馆“质地的温度——综合材料艺术展”群展上亮相,引起业界关注与热议,而作品“众生”则刚刚在6月15日北京的一处展览上惊艳亮相。

用上万片薄如蝉翼的树叶创作 来听听艺术家郭燕畅谈自然的力量

人在加拿大进行素材收集和创作采风的郭燕今天凌晨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再度采访。她介绍,两件装置作品都用原生木浆纸和网状的树叶做成,一件由180张“人”的面孔组成的叫“众生”,另外一件由133张面孔组成的两米高的圆柱状作品取名“轮回”。前后花了四个月时间,“从年前做到年后”。

用上万片薄如蝉翼的树叶创作 来听听艺术家郭燕畅谈自然的力量

作品“轮回”与“众生”

作品让人联想到大自然的神秘力量

提到创作缘由,郭燕说,2013年她在一个原始森林中徒步时,无意中发现了这种神奇的树叶,“这种叶经过一年的自然风化,没有叶肉,只剩下茎脉的网状,薄如蝉翼,像蜻蜓的翅膀一样轻盈,我看到后顿时感觉到大自然的神奇力量。”

郭燕说:“第一直觉告诉我,要用它来做一件作品,但具体怎么做心里当时并没有明确的答案,我当时马上捡了几片叶子回家,时常看看心里捉摸不定,有很多想法都未真正实施。后来我又陆续多次去森林里专程去捡,去了十多次,也许捡了有几万片吧。仔细想来,我其实小时候就特别喜欢花花草草的,上学的时候,我经常在河堤边捡各种树叶小野花夹在书中还要配上诗和水彩画,我对自然界天生就敏感而热爱,所以冥冥之中,我是一定要做一件,关于人与自然的作品。”

用上万片薄如蝉翼的树叶创作 来听听艺术家郭燕畅谈自然的力量

以当代油画创作著名的郭燕毕业于西安美院油画系,而那段时间,从小喜欢手工的她却跟树叶成了亲密伙伴。作品有五百多张树叶与纸做成的人的面孔组成,树叶天然的肌理纹脉,像人脸上丰富的神经末梢,每一张都呈现不一样的效果。

创作过程有趣,“有一种实验的兴奋,因为有许多不确定性,后面就感觉不停的重复就有些枯燥了”。天冷时纸浆干得特别慢,她就用吹风机吹干,一天最多做十多个,但想到要呈现的效果,便坚持下来。“每张完成的面孔都赋予了我的情感温度和坚持下来的意志。”

用上万片薄如蝉翼的树叶创作 来听听艺术家郭燕畅谈自然的力量

在郭燕看来,原生木浆纸和树叶都是自然之物,纸本身就是树木做成的,“有种因果的延续关系,人与自然也是生生不息又四季枯荣的轮回,最终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归于沉寂。我想这件作品是关于人与自然,万物与时间永恒不变的关系。我近期的油画作品也是关于自然的,叫《自然的边界》。”

用上万片薄如蝉翼的树叶创作 来听听艺术家郭燕畅谈自然的力量

曾以600件人体小雕塑引发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郭燕曾用过树脂、PLA 3D打印、身份证碎片、报纸等等材料创作过装置作品。2008年她在北京举展,2012年在杭州天仁合艺艺术中心做《迷城》个展,2013年在北京元典美术馆举办《乡逝》个展,2016年四月初在广东当代艺术中心做《别处》个展。

六月份巡展到成都蓝顶美术馆。就在成都巡展上,成都商报记者第一次与郭燕有过深度访谈,当时展出就有一件装置作品令人印象深刻,它由六百件男女人体(树脂材料)小雕塑组成一个生命的长河,从婴儿到老的状态,时光像生命的河流一样静静地流逝,取名“时光在静静地流逝”。

用上万片薄如蝉翼的树叶创作 来听听艺术家郭燕畅谈自然的力量

当时展览的地面就是这六百个人体雕塑,而天空则是另一组装置作品“自然的边界”,那是由100件小雕塑组成的装置作品,作品为3D打印,材质为很轻的PLA聚乳酸,是玉米淀粉的提取物,环保材料的一种,四种鸟各20只,“天使”和“婴儿”各10只。其中尺寸大约为“天使”56cm,“婴儿”26cm,翠鸟56cm,老鹰62cm,麻雀40cm,燕子40cm,六种类型组成。

用上万片薄如蝉翼的树叶创作 来听听艺术家郭燕畅谈自然的力量

此作品近两年多次在国内外重要美术馆展出。这件装置作品由上百只鸟,天使和婴儿的雕塑组成,挂于空自由的地随风翱翔,像是对大自然深情的召唤,世间生灵在这一刻和谐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人类是自然的一部分,人与自然相互依存,当人的行为违背自然规律跨越自然的边界时,这个世界将不再美好。宇宙自然是大天地,人则是一个小天地。人和自然在本质上是相通的,故一切人事均应顺乎自然规律,达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郭燕希望这件关于自然的作品能引起人们对生存环境问题的关注。

实际上,《别处》个展是她从《迷城》、《乡逝》个展后继续关注人与环境的关系,植物的四季枯荣和人的生长与衰亡、生命的轮回,“都是强烈而真实的一些个人感受。”

郭燕:以纸与树叶为材质的这个系列的创作还将继续

郭燕之前在加拿大温哥华生活了两年,在温哥华的工作节奏和国内没太大变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整天往返于工作室和家之间。“在温哥华画了一张二米乘十六米的大画,名为《安放灵魂的原乡·没有天空的城市·炼狱般的景观》,朋友们看到我发的图片,说我在世界上最适合人居住的城市画着人世炼狱般的景观,反差太强烈。回想温哥华的生活也恍然如梦般的美好,这是一段非常美好难忘的岁月。但又缺少一种归属感,两边的生活都让人难以取舍。这种生活在别处的移民生活感触很多。”

用上万片薄如蝉翼的树叶创作 来听听艺术家郭燕畅谈自然的力量

前几日艺术批评家彭肜去到郭燕的工作室,彭肜建议她为这两件作品做一个独立个展。关于这两件作品的展示方式,她想了很多方案也画了几种布展方案图,但最终还是需要看场地的情况来确定具体展示方案。

郭燕介绍,她明年将在广州做一个个展,现在正在积极的准备当中,这几天她又驱车在加拿大各地寻找创作素材,以纸与树叶为材质的这个系列的创作还将继续。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谢礼恒 图片由郭燕提供 编辑 唐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